信息设计,文字排印,平面设计,设计写作和研究

icograda设计大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Posted: November 18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展览 活动, 设计批评 | No Comments »

 

Bild 2

 

所谓的设计界中的奥运会之称的icograda世界设计大会,像过节一样热热闹闹,现在已经过去一段时间,我们是不是静下心来冷静的思考一下,我们获得了什么?我不知道其他的设计师对此有什么感受,与会号称1700专业人士,不包括其中自费参观展览的。但是大会之后未见国内有什么评论或者是评价的。感觉是没有发生似的。其实关于设计大会可以写很多东西,褒义之言语应该不需要我来写了,这个在设计大会期间各大媒体,或者是主办单位向上级的政府汇报中应该都会一一提到,甚至还会具有中国特色

 

这次icograda世界设计大会的主题为,顾名思意为沟通诚信,不过设计大会结束也没有太理解其中意义,这不但是我个人的理解和主旨有误差,和众多设计师沟通时发现,很多人对于大会的主旨缺乏一定认识。而且在众多设计论坛和展览中也没有体现其中的主旨。

 

这次的设计论坛分设计产业论坛设计教育论坛,专业演讲嘉宾近100人。其中设计产业论坛为这次设计大会的重头戏,在2天之内极为密集的举办超过70多场的专业演讲,但是这些论坛并不是在一个地点顺序举行的,而是同一时间分布在中央美术学院的5个不同的分论坛,也就是说所有的与会者只能聆听到5份之一的演讲。当遇到难以抉择的时候,对于与会者来说是极为痛苦的,所以要作大量的前期准备,挑选自己要聆听的演讲人。

 

但是这种称之为国际标准造成了设计资源的极大浪费,实事上我们只享受到了5份之一的共享资源,而且这次时间紧促,安排每个演讲人只有40分钟的演讲时间,很多演讲人还没有展开和深入探讨课题的时候就结束了。更糟糕的是这次很多演讲人走穴现象严重,比如像荷兰的女设计师Irma Boom,她大会的前几天在上海的社会能量展,深圳的“GDC 2009“展都作过同样的演讲。其实有很多演讲人都有这样的现象,那就是滥竽充数严重,很多演讲嘉宾不断的重复自己在其他各地的演讲内容,笔者听了10多个专场,说实在能让我记得住的演讲真的很少,发觉很难感受到大会主旨在这些演讲中得到体现,他们大多数只是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工室的作品作品和发展历程。现场除了数码相机的不断闪烁让他们得到极大的满足之外,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我们有时要叩心自问,是谁宠坏了他们?

 

当然也有一些十分精彩的演讲,比如日本元老设计师杉浦康平,他给我们带来了他的研究成果(当然笔者并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其他地方做过这样演讲),但是内容是非常吸引人,更多是杉浦康平作为一个东方人对于东方文化的思考和研究,而他又是非常熟悉欧美设计准则的(杉浦康平早年留学德国,他应该是日本早期设计界中最欧化的设计师)他借用设计大会这样的一个平台,用现代语言和简单易懂的图解方式来推广泛亚洲文化,尤其以儒家和道家为代表的中国和日本,以及佛教的发源地印度,这些国家的设计哲学和设计理念,这对于提升整个亚洲文化的世界影响是非常重要的。其实研究亚洲文化的学者和设计有很多,但是如何通过正确的方式推广这些研究和哲学,这的确值得我们探讨。特别一提的是靳埭强先生的演讲,也非常不错,特别是他在大会之前在央美地下层的专场不错(相信很多人听过),让我对于很多东西有新的认识。

 

之前笔者已经写了认为比较好的几个展览文章,当然还包括中国最美的书展和“AIGA中国展,前者由于当天时间太急,而且忙于和别人沟通未能仔细欣赏,而“AIGA中国展须排队入场,缺乏耐性的我只能撤。“北欧设计展”也不错。这次设计大会一共有27个所谓的专业设计展,但是大部分的展览让我失望,拼凑,临时性,非专业性等只能使大部分的展览成为“外门人看热闹”。我们又错失了通过“设计”启蒙和教育我们民众的大好机会。

 


新时代,新字体 / Martin Majoor和FF Scala(下)

Posted: November 7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历史, 字体设计, 文字排印 | No Comments »

Bild-72

FF Scala无衬线


特征

FF Scala是一款拥有衬线和无衬线字体的大家族字体,它非常完美和有效的结合了衬线和无衬线字体,作为Fontfont最早发行的字体,其在90年代非常有影响的字体家族。当然FF Scala这种拥有衬线和无衬线的大家族字体具有革新创意的设计也不是首创,其实早在30年代就有很多字体设计师在尝试着如何把衬线和无衬线各自优点结合起来,最早尝试的是荷兰设计师Jan van Krimpen,他同样采用了同样的基础型和相同的字体骨架,设计出了4款型号,但是这款字体仍然处于试验阶段,因此没有被公开发行。我们不能不提的是另一位设计师,英国现代设计鼻祖Eric Grill,他在1928年设计了他的代表作Grill,这款极具人文主义构造的字体启发了很多无衬线字体的设计。2年之后他设计出了Joanna衬线体,我们可以发现这2款完美和和谐的造型的字体内部构造和神态有着非常多的相识性,但是Eric Gril并没有把他们当作同一家族进行公开发行,而是当作独立的设计,有着独立的名称,否则Eric Gril第一个设计无衬线和衬线系列的设计师。


Bild 12 

无衬线字体的伪斜体和真正斜体

 

FF Scala衬线字体在造型形式上以及字形的比例方面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著名的衬线字体Bembo以及18世纪中期法国字体排版设计师Pierre Simon Fournier理论的影响,特别是衬线字体的正体,我们在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到这些影响,比如比较强调扁头笔的起笔和收笔特点,而且笔画比较硬朗而且,其手写特征明显,让人感觉。其字形骨力遒健,笔意瘦挺,透出清健出谷的气韵,所以我们可以称这款字体为西体的柳体。虽然这款字体笔画硬朗而尖锐,但是由于融入人文字体字形,线条简洁而不累赘,所以给人有一种优雅和现代之感,所以FF Scala也被成为新时代的字体。由于FF Scala采用了Bembo的比例,所以x-heightx-高度)比较小,所以这款字体非常适合于比如现代小说或者是文学之类的图书设计。

 

FF Scala衬线字体通过加粗了笔画转折的最细部而削弱了字母笔画之间的对比度,这可以解决因为印刷或者是纸张质量过差,而导致过于纤细的笔画无法显示而影响阅览。所以这款字体也被使用在报纸设计上。在字形上吸收了埃及体的强化衬线的做法,强调和锐化了字母的衬线部位,特别是靠近基准线的衬线笔画,其衬线笔画粗细一致,而且平行于衬线其转角成直角,这特征在大型小写字母中表现的尤为明显,这样衬线会在基准线上形成水平型的笔画,这些衬线笔画可以使得这些字母在基准线上的笔画在视觉上会形成一定的水平导视,可以引导视觉朝着水平方向移动,促使使得阅读文字的速度加快。加上这款字体的很多字母开口十分大,比如a,c 等,以及字符的内空间十分大,可以确保这款字体在非常小的磅数之下或者是较差的印刷仍然可以获得理想的可读性。

 

Bild 13

FF Scala字体在项目中的应用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对于“汉字编排的问题”的评论的评论

Posted: November 7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平面设计, 文字排印 | 6 Comments »

这篇文章转载于杜钦的博客,其实这篇文章很早以前就拜读过,现在放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红色是杜钦对这篇文章的序和评论,而蓝色文字为AlexA.Z.)是评论。最近读了这么一篇文章,比较详细的阐述了字体编排中的一些要点,并提出一些非常妙的理论。字体编排方 面的知识、专著在国内基本上是一篇空白,所以有这么一篇不长不短的类似于教程的讨论字体编排的文字出现颇让人感到意外,但看看这些通过实践得来的经 验、方法的抽象、总结,的确很有道理。这篇文章署名根据地,印象中似乎看到过这个人的设计和文章,感觉是国内少有的兼具设计水平和理论素养的青年(?)平 面设计师,也有较强的表达意愿。这篇文章因由实践而来,生动具体,内容翔实。希望经过进一步的实践和系统化,作者能够把自己的亲身实践条分缕析,总结整理 出一整套东西,让更多的设计师受益。在阅读此文时,有很多不吐不快之处,兹罗列评论(感想)若干于各段文字后。原作者需要一本书来写的内容,只写成了一片文章,正说明了汉字编排研究的薄弱,或是作者意欲抛砖引玉。 

 

汉字编排的问题 | 作者:张行; 来源:OADB网站

先要说一说汉字与拉丁字母的区别,字母是一种纯粹发音符号,每个字母本身并没有意义,单词的意义来自于这些字母之间的 横向串式组合,而汉字的组字方式是以象形为原始基础,也就是每个字都具有特别的意义,一个简单的字可能在远古时代就代表了一个复杂的生活场景,因而它也是 世界上最形象的文字。两者之间的阅读方式和解读方式都有本质的不同,因此,汉字的编排不能照搬英文的编排方式,它们两者之间在编排上有一些客观的区别。

首先就是同样字号的实际大小不同,英文因为都是字母,字母的构成结构非常简单,一般在印刷上3号大小的英文都能清晰可 辨,而汉字因为结构的复杂,在印刷上5号字已经接近辨认极限了,因而在设计时汉字因为要考虑可阅读性,在设计中就不如英文的字号大小灵活多变。还有英文字 母线条比较流畅,因为弧线多,所以画面容易产生动感,这一点上比汉字生动多变。 (西文字体相对更具几何的特性,在方形主宰的平面设计媒体中,几何性的简洁明快的字体有的时候比信息量大、形象但结构复杂的汉字更有组合造型、编排上的优势)我认为汉字编排不容易产生动感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对楷体和宋体来说,一个汉字就是一个天地,整个结构是闭合的,笔划张力的总和趋于零。

第二就是英文编排容易成,因为英文每个单词都有相当的横向长度,有时一个单词就相当于中文一句话的长度,单词之 间是以空格作为区分,所以英文在排版时,哪怕是一句话,也大多作为来考虑编排;而这点中文就完全不同,中文的每个字占的字符空间一样,非常规整,一 句话的长度在一般情况下是不能拆成来处理,所以中文在排版的自由性和灵活性上比不上英文,各种限制严格得多。虽然现代设计中有大量的对汉字进行解构 的实验作品和商业作品,但总体来说,还是不能大量推广,毕竟,这种实验牺牲的就是人们习惯的汉字阅读的方便性。汉字的整体编排容易成句、成行,视觉效果更 接近一个个规则的几何点和条块,而英文的整体编排容易成段、成篇,视觉效果比较自由活泼,有更强的不连续的线条感,容易产生节奏和韵律感。总体来说汉字编排的美和西文编排所产生的美的原因和类型是不同的,只要你打开一本印刷精良的汉字古书就可以发现了。如今后者是强势文化,汉字去适应后者的美是有局限性的。

 

第三就是英文的篇幅普遍比相同意义的汉字的篇幅要多,在设计时,英文本身更容易成为一个设计主体,而且因为英文单词的 字母数量不一样,在编排时,对齐左边那么右边都会产生自然的不规则的错落,这在汉字编排时不太可能出现的,汉字编排每个段是一个完整的,很难产生这 种错落感。 (应该说西文的整体编排由于其篇幅较长而具有更多的可能性,西文编排时自然产生的错落并不是西方设计师所期望的,他们在细排文字justification上花大量的时间来调整字距、词距、行距、段前距、段后距等,使得段落更趋向于几何形态)

第四,汉字的编排规则比英文严格复杂得多,比如段前空两字,标点不能落在行首、标点占用一个完整字符空间,竖排时必须 从右向左,横排时从左向右等等,这些规则也给汉字编排提高了难度。而英文段落在编排时只能横排,只能从左向右,段前不需空格,符号只占半个字符空间,这给 英文编排提供了更大更灵活的空间。这些区别在设计时都需要特别注意,不要照搬英文的排版模式来编排汉字,处理不好就会不伦不类! (汉 字段前不空字似乎也是可行的了,汉字汉语本身已经被西化了多少年了,横排本身就是西化的结果,那段前的两个空格省下也无伤大雅了,还可以让段落更整齐划 一,何乐不为呢。事实上,很多时候首行缩进更多带来视觉上的不和谐,反而不如不要缩进的好。当然这是细枝末节,大体上还是要遵循现有的规则)段前空两字, 标点占用一个完整字符空间这两项本来就是政令干预艺术的无知行为,我更倾向于段前空的字数根据行的长度来定,短则少空,长则多空。标点在古代作为句读本来是不占字数的,为什么要让这结构形态与汉字有天壤之别的标点占一个字的空位是我一直忧虑的问题。

那么对于汉字,究竟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原则和原理来进行编排才能使字、句、段、篇看起来美观清晰呢?本人在实践中,有一些经验可以拿出来与大家商讨,我在进行汉字编排时一般遵循的流程是:理解——分类——粗排——精确细排——校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细节是魔鬼 | 袁由敏

Posted: November 7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平面设计, 文字排印 | 3 Comments »

这是中国美术学院的袁由敏老师于200511月发表在《新平面》杂志的一篇精彩设计评论

/转载于袁由敏空间

 

引言 

前段时间,有幸听了日本大恒海报博物馆馆长松浦·昇的题为《战后一百张海报》的演讲,其中的两个观点让人回味不绝:一、作为汉字文化圈的平面设计师应该不遗余力地通过平面设计手段改变汉字文化圈的平面设计现状乃至于推动汉字文化的发展;二、平面设计作品中的元素直接关系到设计作品的画面气质和精神面貌,平面设计师应该更多地关注平面设计画面的自身的元素。”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开始忽略了对画面元素的追求,习惯只谈创意。很多人在不断宣言,创意才是发展的硬道理。在他们眼中,创意意味着想法,想法意味着一切,没有创意,设计无异于行尸走肉,行而上。于是很多学生将创意奉为圣旨,天真地认为创意等于设计,拥有奇思妙想便是掌握了未来。个人从教十多年遇见过很多热衷创意的学生,他们谈起创意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一旦他们将IDEA落实到具体的平面上时,形态的组织;字体的选择,视觉流程的安排,他们的IDEA马上贬值,缩水。粗制滥造、画面品质低劣是眼下平面设计作品的通病。 

细节是魔鬼。密斯..德罗 ①在被要求用一句最概括的话来描述他的成功的原因时,他只说了五个字:细节是魔鬼Devils are in the details)。他反复强调的是,不管你的建筑方案如何恢弘大气,如果对细节的把握不到位,就不能称之为一件好作品。细节的准确、生动可以成就一件伟大的作品。细节的疏忽,会毁坏一个宏伟的规划。些问题和规律,抛砖引玉,希望专家学者指正。 

这里所说的细节,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体现在和平面设计相关的诸多专业基础,(包括字体、版面、图形,概念,工艺等);二、体现在构成画面的元素上的细节(形态、关系、色彩等)。在平面设计中把握细节,应该从以下几点着手:做小事的必要性/敢于追求细节是自信的表现/细节无处不在/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细节服从整体 

 

做小事的必要性/小事意味着什么? 

 

老子曾说:天下难事,必做于易;天下大事,必做于细。就整个平面设计行业来说,众人皆云入行门槛低,只要学会Photoshopllustrator等电脑软件就摇身一变成为专业人士,而平面设计师所必须的字体,版面,图形能力一概不提。那些不愿做、也不屑做小事的人出发点就是创意,以创意代替一切,以创意覆盖整个平面,无疑,这是错误和可悲的。常言道:十年磨一剑。平面设计和其它很多行业一样,需要花费相当的时间和精力在基本功的锤炼上,通常,大学基础教育中的一年半载往往是蜻蜓点水,热身运动,往往对一门课程开始有了感悟时也就是课程结束的时候。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己,做学问光有课堂之上的零星时间是不够的,一个真正热爱并打算以平面设计为职业生涯的人往往要数倍于别人的时间投入才能对设计基础有一定的认识和了解,完成从无法到有法的初级阶段。学习平面设计不是炒股、六合彩,有个创意便悄然成为成功人士快餐文化,大跃进思想在基础教学和实践中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成也细节,败也细节,提倡着重细节,把小事做好。对于学平面设计的学生而言,首先,小事就是基本功;小事就是认真对待每一个字体、每一个符号、每一个形态、乃至于每一块空白的取舍;小事就是一砖一瓦的堆砌,积少成多、集腋成裘。只有具备了这样的做小事的基本功,有了创意的时候才能准确把握,轻松搞定。今天的设计师已经少了传统工匠那种祖传师承的学习方式,更缺乏全神贯注,全力以赴的从业态度,自然没有了传统艺人的深厚功底、娴熟技艺,面对新的外界诱惑、新的环境,我们在眼界开阔、视野活跃、新的生产工具功能强大的同时也失去了认真对待每一细节的耐心和品位设计过程的快感。冒进和浮躁自然成了很多设计师的职业病,这一点在学生身上反应为先天性 

 

从小事做起,学会从小事做起,并且充分认识到这些小事的重要性是能否做好平面设计的直接因素。那些妄想着凭借一两张海报发家致富的投机心态是学习的大敌。做不好一份文字简介,一个路牌标识,又谈何海报?强化专业基础针对眼下的平面设计专业学生的现状是老生常谈,也是一剂苦口良药。日本做为中国的近邻,在当今的世界平面设计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日本文化受中国文化影响深远,与中国泱泱大国相比的是,资源贫乏的日本一直深谙精耕细作之道,这样的劳作习惯在平面设计上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对细节的一丝不苟的态度和严谨的作风让他们的作品无论是设计本身还是印刷工艺都呈现出较高水准,与日本相比中国自古就以地大物博自居,文化上更热衷于抒情写意的中国文人不拘小节的创作作风自然将这个习惯承传到现代设计师身上,文化优势到这里体现为劣根性,现代工业本身就起步晚的中国和日本的差距我们想不承认也很难说出口。 

 

小事意味着斤斤计较,意味着精打细算,意味着关注细节。 

 

华裔建筑师贝聿铭②认为自己设计最失败的一件作品是北京香山宾馆。实际上,贝聿铭对宾馆里里外外每条水流的线路流向、水流大小、弯曲程度都有精确的规划,对每块石头的重量、体积的选择以及什么样的石头叠放在何处最合适等等都有周详的安排,对宾馆中不同类型的鲜花摆放位置、数量,随季节、天气变化需要调整不同颜色的鲜花等等都有明确的说明,可谓匠心独具。但是工人们在建筑施工的时候对这些细节毫不在乎,根本没有意识到正是这些细节方能体现出伟大建筑师的独到之处,随意创新改变水流的线路和大小,搬运石头时不分轻重,在磕磕绊绊中调整了石头的重量甚至形状,石头的摆放位置也是随随便便。看到自己的精心设计被无端演化成这个样子,贝聿铭痛心疾首。” 

从名人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细节的重要,也可以看出大师们之所以取得成功,关键在于他们不放弃细节的态度。反之,那些不关注细节的态度,自然成了成功的绊脚石。 

 

敢于追求细节是自信的表现/细节能带来什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新时代,新字体 / Martin Majoor和FF Scala(上)

Posted: November 7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历史, 字体设计, 文字排印 | 1 Comment »

 

Martin Majoor,荷兰字体设计师,平面设计师,(19601014)在读大学之前就已经接受多年的字体设计和字体排印专业训练,大学期间就曾经设计一套衬线字体,由于不够成熟并没有公开发行,但是期间一直对于衬线和无衬线之间历史和形态的相互关系进行初步研究,这些设计研究对于他今后设计字体都有直接的影响,大学毕业之后开始在荷兰的Océ设计公司从事字体排印和字体设计工作,1987年他在Utrecht»Muziekcentrum Vredenburg«设计工作室谋到了一个平面设计工作,这个设计工作室是荷兰最早使用电脑设计并且率采用电脑印刷输出。

 

Bild 5

FF Scala细体,正常体和斜体

期间他和另一名设计师负责一个大型音乐会的平面设计项目,当时他们采用的是第一代的苹果电脑和排版软件PageMaker 1.0,他们可选的字体极为有限共只有16种,但是没有一种字体可以符合这个项目的要求,因为在这个音乐会的的节目菜单,小册子,以及宣传海报必须承载大量非常不同的信息,比如作曲家,职称,指挥,乐团,时间,地址,日期等,为了能够使这些众多的信息能够被准确被表达和有效传达,因为是古典音乐会所以有时必须需要老式数字,字母连写以及小型大写字母,但是这16款字体没有一款可以胜任。为此Martin Majoor决定设计一款可以满足这类需求,这就是FF Scala衬线字体。当然为这个音乐会量身打造的FF Scala为其增色不少。后来这款字体被米兰的Scala剧院所采用,于是字体采用Scala剧院为名,之后这款字体不断被设计和完善,直至1991FF Scala衬线正式通过FontShop公开发行,这是FontShop成立之后最早发行的字体,2年之后Martin Majoor又设计出了这款字体的无衬线字体家族。

 

Bild 11

Telefont listTelefont text字体


1994Martin Majoor接到一份更加艰巨的任务,他和Jan Kees Schelvis对荷兰KPN皇家电话公司国家电话簿进行再设计,他不但对电话簿的内页重新排版设计,而且更为电话簿量身定做了一款新的无衬线字体,电话簿首先考虑的是公众的可读性,其繁杂的数据必须是清晰,高效和易读等,而且必须考虑到这款字体必须满足在廉价纸张和印刷以及有限空间下仍然保持可读性,因为这样可以节约成本。为此他设计了2个版本的Telefon字体,Telefont List是为满足电话簿的名字和号码查阅文设计的,这要求字符间距比较大,使得字母和字母的区分性很高,因为人们查阅名字或者是电话号码是逐个查的,而不是单词的直接浏览。而»Telefon Text« 则是用于电话簿内部各页信息文本内容,字符间距做相应的调整。这款字体在繁杂的各类数据表现极佳,自1994年以来一直是荷兰国家电话簿的专用字体。

 

 

1996Martin Majoor开始他的第三款字体家族的设计,作为一名图书设计师Martin Majoor一直寻找一款能够真正应用在文学或者是诗歌的字体,虽然FF Scala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成功,但是他对于FF Scala在文学或者是诗歌的使用不满,因为他觉得上升部和下降部太短和文学的优美的气质相差深远,他尝试过延长其上升部和下降部但是很多细节并不符合,所以必须重新设计一款新的字体。第二个原因是由于法国一名艺术评论家-hector obalk想法,1996年的时候他邀请过Martin Majoor在巴黎的蓬皮杜设计中心作过关于设计的讲座,在一次交谈中,hector obalkMartin Majoor提及他想撰写一本杜尚的图书,里面采录了杜尚的通信,演讲,采访等所有文字,他希望能够由一款极为优美的字体用于搭配杜尚的华丽的笔迹。于是他设计了FF Seria“微妙的细节和非常优美的曲线是这款字体的特点,而超常的上升部和下降部以及极具书法特点的斜体和那些优雅的诗歌是如此的般配。凭借这款字体他还捧走两项国际大奖,伦敦的2001国际字体排印大奖»International Typographic Awards 2001«,以及墨西哥“Bukva:raz!”字体设计奖。之后他继续设计出这款字体的无衬线类型。2000年由FontShop公开发行,当然由于太迟发行,用于杜尚的图书字体是由Martin Majoor另外专门为其设计了另一款字体。2004Martin Majoor还陆续设计了FF Nexus字体。

 

Martin Majoor1990年到1996年执教于荷兰的ArnheimBreda艺术学院,而现在他在波兰的华沙美术学院担任字体设计老师,期间他在世界多各地方和设计中心举办字体设计讲座,自1997年以来他一直以一名图书设计师和字体设计师工作于Arnheim和华沙两地。


国际海报30年编年史图录

Posted: November 6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信息设计, 展览 活动 | No Comments »

Bild 1

国际海报30年编年史图录 20002008  | 设计:方宏章

这是第一次参与和策划大型国际海报展,旨在通过近经典海报来回顾我们平面设计近30年以来的演变和发展,其实这次募集到的海报远远超过展出的数量,由于展览场地和资金的限制,所以最后只展出了不到300副经典海报作品,这个当代海报回顾展最初是计划在国家大剧院展出的,只是邻近展览的时候计划被迫改变,只能借清华美院之宝地展出,不过清华美院的美术馆展览空间非常不错,空间开阔,而且非常高,所以这次展出的海报就采用铺张,直叙的方式展开,效果还是非常震撼和直观的。

所有海报被分为3大部分,即80年代,90年等,而近300副海报也集中的代表了近30年海报设计界的最高成就,几乎囊括了近几十年在各类海报设计大赛,双年展,三年展获奖的作品,当然也有个别遗憾,由于邮寄时间差,所以部分海报未能如期被展出,希望在接下来举办的国内巡回展中,可以展出。国内部分也得到了众多设计师的支持和响应。比如靳埭强先生1978年的《亚太艺术节》,陈绍华先生1984年设计的《祖国统一》海报,王序先生1995年《设计交流/巴黎设计》海报等经典作品。

作为当代海报回顾展的一个子项目,我设计和制作了国际海报30年编年史图录工作,这是通过一个时间轴系统的展示30年世界海报的发展和演变,这里不但集中的展示了国外海报发展历程,最主要是集中展示了中国海报发展的历史,比如重要的时间,各类重要的展览,赛事,出版,教育等,这个长副的图录信息设计的尺寸为1.0 x 9.09米,观众可以通过非常直观的形式来了解中国海报以及平面设计的发展历史,而且可以和展览互动,这个展览起到了很大的辅助作用。

Bild 24

Bild 26

image: hongzhang f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