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设计,文字排印,平面设计,设计写作和研究

冯斯·黑格曼(Fons Hickmann)的采访

Posted: February 15th, 2010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平面设计 | 5 Comments »

Bild 1

 

原文发表在《艺术与设计》杂志2009年12月刊”柏林设计“之篇章中一篇关于采访我的现在教授-冯斯·黑格曼(Fons Hickmann)的文章,现在全文刊出,非常感谢杂志编辑宋敏的修改。采访:胡晓燕,方宏章。摄影:方宏章

————

冯斯·黑格曼(Fons Hickmann)是德国著名的平面设计师,教授和作家。他出生在德国的哈姆市(Hamm),先后在杜塞尔多夫高等专科大学(Fachhochschule Düsseldorf)、乌泊塔(Universität Wuppertal)等3所大学学习,研究过哲学、德国语言和日耳曼文学、摄影、艺术及设计等不同学科。之后,利克曼和戈西勒·格罗特里安-斯坦因维克(Gesine Grotrian-Steinweg)在柏林合作成立了m23设计工作室,工作室的成员来自欧洲各地,工作室的规模则依承接项目的规模而灵活变化,整个传媒系统的策划是其工作的焦点。

对于多种领域的涉及和广泛爱好对利克曼的发展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和帮助。在设计上,他不会限定自己的风格和语言。作为德国年轻设计师的代表, 其作品融合了具有哲学意味的美学、社会性和实验意识,他的设计代表了新世纪德国平面设计的发展方向。m23设计工作室的作品涵盖了几乎整个视觉传达专业,图书设计、海报设计、杂志概念设计、数字化媒体设计……他们的专业程度和具有革新性的设计语言迅速在世界范围内赢得了荣誉,其作品获得众多国际奖项。黑格曼本人也是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会员,纽约艺术指导俱乐部(ADC)等重要设计组织的会员。

除了他领导的m23工作室在国际设计界颇具名声之外,冯斯·黑格曼在教育方面也非常有建树。他在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执教,2001年出任维也纳实用美术大学(Universität für angewandte Kunst)设计教授,在那里他开放性的教学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主持的工作室在国际教育界也赢得了巨大的名声。从2007年起,黑格曼开始执教于柏林艺术大学(Universität der Künste Berlin),任视觉传达系平面设计工作室教授。他在教学方面有自己独特的特色,通过自由和开放的方式鼓励学生对新生事物进行研究和探索。他还非常强调学生对于设计理论和哲学的学习,这样可以增加作品的深度。此外,他也经常在国外进行讲学活动,并著作出版了多本专业图书,包括《超越平面设计》(Beyond Graphic Design)和《触我于此》(Touch Me There)。

Bild 4

 ——

Q_ 请问工作室的名字m23来历是什么呢?

A_ 在工作室建立之初,我是想在多个地点同时工作的。我尝试在5个地方同时拥有工作站点,通过网络达成工作交换。我称之为工作站点station)而非工作室studio),就是想实现没有工作室,而是通过网络建立起的一种状态。第一个站点是在哈姆,我父母现在生活的地方,第二个在杜塞尔多夫,第三个在多特蒙德,第四个是在柏林,第五个在维也纳。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5个站点同时工作。每个站点都有一个名字,就是站点坐落的街的名字的第一个字母加上门牌号码:比如,在杜塞尔多夫的站点,我们称之为P14,在维也纳的站点叫H45 在柏林的站点叫M23

但是之后我觉得分开在5个地方,我不能集中我自己所有的精力,我不能分成5个我,似乎有点力不从心,5个站点几乎把我撕碎:每次我在一个城市,我就会变成这个城市。在维也纳的我和在柏林的我是不一样的。最终,我选择柏林这座城市作为唯一保留下来的站点,M23也成为我的标志。

 

Q_ 为什么最后选择柏林?这么说来如果你搬家岂不是还要改工作室的名字?

A_ 不,我绝不搬家。这个柏林的 M23 ,我们已经在这里10年了。万一真有什么意外需要搬家,我也一定要在柏林找到另外一条以M开头的街道,租下他们的23号。 哈哈!我不会改名字的。我也不会离开柏林。柏林是现在世界上最有意思的城市,我觉得。我爱柏林,我不会离开这个城市的。

Q_ m23工作室的网站上看到这样一段话:“Aesthetics are regarded in a philosophical sense, communications in a social context and design in an experimental manner.” 这是否是m23工作室的设计及工作哲学?这一哲学是如何形成的?

A_ 我以前学习过古典哲学,这些学习经历给了我很多帮助。我觉得哲学可以帮助人们思考:为什么这么做?通过哲学,我经常反思,反问自己为什么。在设计工作上,我经常反问自己,为什么选择这个设计构思?为什么用这种方式?这意味着什么?这样产生的结果又是什么?我们设计出来的东西,受众是怎样接受的?……

 

Q_ 你在柏林艺术大学的工作室里还有一位专门研究理论的助教,这在其他设计工作室中很少见。并且,你在指导学生时不仅推荐他们读设计类书籍,还推荐他们阅读大量的哲学和理论书籍。你认为,什么是塑造一个好的设计师的必要因素。或者说,是什么能够决定一个设计师能够走多远?设计师们应该更多的将注意力放在什么上面?科技,思考方法,还是其他?

A_ 是的,理论研究非常重要。很多中国设计师总是一味模仿国外著名设计师的手法,而且只是很表面地模仿,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件遗憾的事情。我更期待一个设计师,他必须知道他要做什么。有自己的思想的东西,才是有价值的。思考和做事同样重要。

 

Q_ 是的,但不可否认,科技的发展确实给设计领域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很多新型风格的作品因此而出现。

A_ 我认为还是思想最重要。当然电脑的出现,从美学上来讲丰富了作品的表现手法。但是要有一个好的创意,我只需要我的心和脑袋,用自己的感觉创作。这是每个人的独特之处,用心,用脑,用自己的感悟做设计。

 

Q_ 美国设计师施德明(Sagermeister)曾经说过:风格等于放屁style=Fart )。对此你怎么看,风格重要吗?

A_ 哦,这个问题你其实更应该去问他。但是既然今天你问我了,我能说的就是,作为设计师,可以改变自己的风格。5年前我怎么做设计,今天不一定还要这么做。我也不知道10年以后我会怎么做。

还是那句话,好的设计,用心精心制做的设计,比如一本10年前的书,今天拿出来印刷,排版都不用改,还是一样的那么耐看。设计是活的,不是死的。就像人生一样,可以犯错,今天这样,明天那样,说不定明天又会回到以前的某种状态。

 

Q_ 所以你在柏林艺术大学的工作室,强调的也是这种自由的原创?

A_ 是的,在我们的工作室里,对于一个创作,首先会用很长的时间进行讨论,然后再决定哪些表现方式可以利用。但是一切都取决于想法Idea),创意是最重要的,永远在第一位。至于用什么表现方式,无论是做书、电影、动画还是网页,只能根据创意德需要选择一种合适的表现方式。

 

Q_ 设计的全球化是不是一个趋势?很多年轻的德国设计师,在设计哲学和美学上,似乎和经典的德国设计有很大不同?对此你是如何理解的呢?

A_ 现在的设计风格的确越来越全球化,很多设计作品看不出来自哪个国家。但是我从来没有用你所说的德国设计的规则来要求自己。对我来说,只有冯斯·黑格曼的设计,才是我的设计。可能有时候我的作品看上去很中国,有时候很阿拉伯,有时候又很日本……这对我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我在奥地利生活和工作多年,其实已经很难讲清我到底是奥地利设计师还是德国设计师,而我又要以哪种姿态来展现自己呢? 当然只有冯斯·黑格曼的设计,我只做我的设计。

当然,不同国家的人有自己不同的文化背景。就中国而言,中国有自己的文化特色,书法和国画是如此美妙的两种艺术,应该可以从中得到很多灵感。

 

Q_ 在你的早期作品中可以看到强烈的极简主义的身影,但近几年的作品似乎更多实验的手法, 看起来你是在尝试不同的表达方式,这这样的吗?你如何理解这种设计语言的转变?

A_ 嗯,有一段时间我总是在尝试用最简单的表现方式,只有黑白,并且形态从简。甚至,我追求那种极简的效果到极至,最后作品上只留下很少的东西,只剩下黑色的点或者一些黑线。在这段时期,我受著名传播学哲学家Vilém Flusser的哲学理论影响很大(Vilém Flusser20世纪最伟大的传播学和媒体哲学家。)。我不否认我受到乌韦·勒斯(Uwe Loesch,德国著名平面设计师,冯斯·黑格曼跟随他学过设计。)的影响,但是我从来不模仿他。他是位好教授,在德国平面设计的历史里扮演了重要角色,做过许多重要的事情和设计。但我想我们是不一样的。 就像我前面说过的,虽然极简主义对我一直有影响,但我用我自己的心和脑袋,以及感悟做设计,做出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Q_ 2005年你给柏林AGI(国际平面设计联盟)设计师大会设计师眼中的柏林展览所做的海报很有意思,有点典型的德国黑色幽默。而你也在m23的网站上公开表示,m23的设计不仅具有概念性和分析性,同时还具有幽默感。看起来,设计作品的幽默感对你来说很重要?

A_ 幽默很重要,虽然我们工作室的很多作品不是那么的幽默,呵呵。幽默是一种放松,能带给人轻松,平易近人的感觉,偶尔出现一些幽默是必要的。我们在做2005年柏林AGI设计大会海报的时候,只觉得这个创意很搞笑,没想到之后在全球多次获得大奖,这倒的确是个意外的惊喜。

 

Q_ 时至今日,各学科之间的交叉越来越多,一个平面设计师也会做动画设计、产品设计,或者是艺术作品,有些设计师甚至这么说:我再也不会称自己为平面设计师了。那么对你及你工作室的伙伴们来说呢?你们也同样涉足多个领域,比如电影、动画、编辑出版等,请问你们是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的?

A_ 我当然很愿意称自己为视觉传达设计师visuelle  kommunikation designer),但是这个词很少被人理解。人们总是不明白视觉传达设计师是做什么的。所以现在沿用的还是平面设计师grafiec designer)这个词,虽然视觉传达的领域更广泛。这个领域要做的不再只是在平面的纸上展示能量了。我想还是用德语单词“Gestaltung”表达最为贴切,因为在德文中,“Gestalt”是描述那些奇怪或者是特殊的生物的,正如设计这个定义。

 

Q_ 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的,你到过中国多次,也认识不少中国设计师,你对中国设计的印象如何?对于中国设计的未来,有什么看法?

A_ 其实要说的也就是我一直强调的,任何人都必须找到自己的路,自己在设计上的路。我去过中国至少5次了,也到过北京,沈阳,上海等地的很多学校。总体上给我一个印象是,中国学生都没有自己的风格和个性,他们做的东西都很相似,都在模仿。我去中国,看见学生们的作品,我就知道Cyan(青兰工作室)来过了,尼古拉斯·卓斯乐(Niklaus Troxler)来过了,乌韦·勒斯来过了……甚至给人感觉,那些作品是他们自己做的。

假如乌韦·勒斯一味模仿他的老师,就不会有乌韦·勒斯;假如我一味模仿乌韦·勒斯,也不会有我。不过,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也看到很多中国设计师创作出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们利用书法和国画的特色,创作出属于自己的特色作品。现在中国发展的很快,我相信一味模仿的时代即将过去,中国设计师也将慢慢用心创造属于他们自己东西。中国的平面设计很有发展前途,而且空间很大。

 

注:

Vilém Flusse1920512日-19911127日,20世纪最伟大的传播学和媒体哲学家,致力研究图像和影像文化兴起和传播,以及这一嬗变中人,社会和世界的关系,著有《攝影的哲學思考》,《交流学》等,其哲学理论对设计师和艺术家影响甚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