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设计,文字排印,平面设计,设计写作和研究

< IDEA >创刊40周年纪念座谈会/1992年

Posted: January 4th, 2010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平面设计, 设计历史 | 2 Comments »

Bild 12

其实前段时间在柏林艺术大学的图书馆挡案馆中看到这篇文章,苦于日本不能理解,今日有机会看到翻译版本实在是激动,虽然这篇文章庆祝日本平面设计杂志《idea》创刊40周年,刊登于1992年第234期的3名日本平面设计界元老龟仓雄策,永井一正,青叶益辉之间的关于日本平面设计40年的回顾,但是很多思想和日本设计师对于设计态度和设计历史尊重非常值得我们学习,而且给我们准确的勾出日本平面设计50-90年代发展的大致轮廓。1992年同一年的中国大陆市场经济的前沿深圳也正轰轰烈烈举办一场被后来称之为中国现代平面设计真正开始的”92中国平面设计在中国“,这一年也视为中国现代平面设计发展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

以下文字翻译GX

——

< IDEA >创刊40周年纪念座谈会

出席者:龟仓雄策,永井一正

司会:青叶益辉

青叶:今年是IDEA杂志创刊40周年,在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过去在日本平面设计界发生过的重要事件。我想请龟仓先生和永井先生先来谈一谈令他们难忘的设计师和作品。不过还是先请龟仓先生和永井先生介绍一下,在意念杂志创刊前日本平面设计的情况。那时的国际交流是怎样的情形?

 

龟仓:完全没有国际交流。

 

永井:不过我想那时还是有进口一些国外的平面设计杂志。我还记得在那些杂志上看到了A.M.CassandreHerbert Bayer和其他艺术家的作品。

 

龟仓:日本工房书店有出售这些杂志,像是<Neue Line>之类。

 

永井:但对于一般的平面设计师来说,获得进口平面设计杂志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可以理解一般的平面设计师为什么不需要这样的杂志。在那个时代,一般的平面设计师和图案设计师没什么区别,因此对这些杂志没有兴趣。只有日本工房在努力引导着日本平面设计的新时代。 我想设计工作室和其他设计师在对平面设计的理解上一定有很大的不同。

 

龟仓:有趣的很。在那时自由设计师在社会上的地位要比像森永、资生堂这样的广告公司或是像日本工房这样的设计工作室雇用的设计师地位低。 后者能够创作有品质的平面设计,而前者最多也就被当作是手艺人。

 

永井:龟仓先生,当你在日本工房开始工作的时候,是否受到Bauhaus学派的影响?

 

龟仓:我受到Bauhaus学派和Cassandre的影响。那个时候,德国和法国的平面设计师在平面设计上表现出两种极端。同时对我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在日本,河野鹰司的作品可以说非常出色。

 

青叶:50年代,我们随处可见河野先生的作品。

 

龟仓:很多平面设计师受到河野的影响。他的作品是日本平面设计新潮流的标志。那时候,我每个月都会买<Domus>(意大利)、<Harper’s Bazzar>(美国),当然还有<Vogue><Life>,花在进口杂志上的钱几乎是我当时薪水的三倍。这些就是我的教科书。

 

永井:日本工房的设计师待遇很高么?

 

龟仓:我们确实待遇很好,我当时每月的工资是2528元。

 

永井:当时平均工资水平是怎样的?

 

龟仓:大概是每月20元。东大的毕业生能拿到25元。当时进口杂志一年的订价大概是100元。战争刚结束,除了烧焦的废墟和混乱的黑市,东京一无所有。在这样的环境下,没人想要投身设计。但我利用从美军在银座的驻地商店买来的<Haeper’s Bazzar><Life><Look>开始自学设计。而后,瑞士设计的信息也进来了。虽然只是一点一滴,但战后的平面设计的确是在瑞士复苏。看到Donaid- BrunHerbert LeupinJacques Nathan Paul Rand的作品时,我激动的禁不住颤抖起来。即便在今天,他们的作品依然鲜活。

 

青叶:SavigniacBen Shahn那时候也正活跃。

 

永井:Paul Rand的作品非常有力。我猜“no way out”的原作一定相当巨大。

 

龟仓:在那时,甚至是日本,平面设计开始进入公众的视野。早川良雄的出现是个惊喜。战争时逃去美国的Herbert Bayer依旧活跃,创作出大量杰出的作品。

 

<日本平面设计的黎明>

 

青叶:IDEA杂志在1953年发行了第一期。日本宣传美术家协会(日宣美)在1951年成立,然后是1952年成立的东京ADC。在1953年龟仓先生在谦仓近代美术馆举办了个展。那是个什么样的展览,龟仓先生?

 

龟仓:中央公论社的一间出版公司,在战火后东京剩下的唯一一栋大楼——丸之内大厦,被Isamu Noguchi改造为一个小而精致的画廊。在那里我举办了第一场个展,第一次在日本使用了平面设计这个词。在那时,平面设计被当作商业设计。

 

永井:龟仓先生,你这么早就使用平面设计这个词啦!

 

龟仓:我常在进口杂志上看到平面设计这个词,但我也不清楚到底意味什么。

 

青叶:在你使用它之前,日语里从来没出现过这个词么,龟仓先生?

 

龟仓:在日本从来没有过。

 

永井:所以那是日本第一个平面设计的个展?

 

龟仓:不。我认为伊藤惠治在我之前就举办了他的个展。严肃地说,他的个展很有远见,那时候摄影和设计才刚刚结合。

 

青叶:在50年代,已经有栗谷川健一的观光宣传海报和早川良雄的秀杉会海报这样的作品了。

 

龟仓:Olt Aicher“Museum Ulm”Herbert Bayer“MILLION TEX”海报和伊藤惠治的佳作也是产生在这个时候。还有大桥正的“Don Cossack”、田中一光的“Orquesta Carano”都是杰出的作品。

 

青叶:这件是栗津洁的“Give the Sea Back to Us”

 

永井:这是Muller Brockmann的海报。Raymond Loewy“Peace”香烟设计的包装要了150万元。让我们之中的很多人,包括公众,意识到了设计的经济价值。

 

龟仓:这是Herbert Bayer 50年代的作品“Geographic Atlas”。这是山城隆一的森林

 

永井:这些是Giovanni PintoriHans Erni的作品…Hans Erni“EMPECHONS CELA”

 

龟仓:Saul Bass“The Man with the Golden Arms”…这是Saul Bass成熟期的作品。这是Muller Brockmann的瑞士风格海报,这是大桥正的“Meji Chocolate”

 

青叶:在1955年我们好像是站在日本平面设计新时代的开端。

 

龟仓:是的,就在那个时候。

 

青叶:我们为了新事物而聚集起来。

 

龟仓:我们刚刚建造好了框架。

 

永井:我认为日宣美在那段时间扩大了日本平面设计的影响力。让一般的独立平面设计师意识到了平面设计的价值。

 

龟仓:日宣美的第一个展览举办的时候,除了河野鹰司和早川良雄,所有的会员还都在黑暗中摸索。我也像雏鸡般的无助(笑)

 

青叶:但很快龟仓先生就用“Peaceful Use of Atomic Energy”证明了自己。

 

永井:河野鹰司的“Blood Bank”非常巨大而且很简洁,非常幽默。但这种效果在日宣美的展览上被淹没了。

 

 

<丝网印刷的出现>

 

青叶:直到50年代末期,龟仓先生才开始使用丝网印刷。

 

永井:那是所有平面设计师在他的早期作品中都会用到的。

 

龟仓:事实上我们除了丝网印刷别的什么也没有。

 

青叶:那时的日本平面设计中,丝网印刷有着强烈的效果,特别是在印色彩时。我认为简单的印刷技术那时候被很多设计师使用,就是因为简单方便。

 

龟仓:伊藤惠治很认同。他很有远见。那个时候只有标志设计师使用丝印。实际上,所有的标

牌都得通过丝印才能制作。伊藤是第一个用丝印来制作海报的人。

 

永井:日宣美展示当时仅有的原创平面设计展,特别是很多手工丝网印制的原创海报,产生了概念平面设计。日宣美展只接受原创作品,但有些设计师认为平面设计不仅仅是原创作品,很多具有社会意义的平面印刷也应包括在内。在1955年,龟仓先生连同一部分设计师举办了“Graphic 55”展,展示了平面设计所有领域里的应用,是一次对平面设计的完整展示。

 

龟仓:那次展览是一次对高水平商业平面设计的总览,不仅仅是没有客户的原创作品。

 

青叶:因为引入了丝网印刷,平面设计师开始规定标准色彩,我认为这对日后日本平面设计的快速发展有很大帮助。在欧洲,一些设计师还在自己刻字。而在日本,标准色的制定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相反的,日本设计师使用丝网印刷是因为他们负担不起昂贵的方法,但这也为日本平面设计师提供了一些积极的因素。

 

龟仓:现在丝印作品入选日宣美展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所有的丝印工人在日宣美展之前都回熬

上好几个通宵。

 

永井:斋藤丝印不得不专门为平面设计师赶工。

 

龟仓:是的。很多设计师在轮到他们之前不得不等上好一段时间。

 

青叶:当我的工资是19.000元时,为日宣美展而花的印刷费用大概是230.000元。

 

龟仓:我想很多设计师的花费都超过了100.000元。

 

青叶:我每次创作参展作品时都遇到资金上的困难,经常和丝印点商量减少费用。

 

永井:日宣美展都是在夏天,我们不得不和年轻的助手在酷热中工作。

 

龟仓:回想起来,日宣美展充满了热情和振奋。

 

永井:如果新手不能入选展览,将不会被认可为专业的设计师。很多被公司雇用的设计师在入选展览后,工资也会上涨。

<东京奥运会海报>

 

 

青叶:从1960年开始,东京奥运会是吸引平面设计师的最重要的事件。当年在东京召开的世界设计大会也围绕着它。

 

永井:那次大会在1960年召开,一个名为“The Future Outlook for Design in Japan”的展览作为设计大会的一部分而举办,我为展览设计了海报。在同一年,龟仓先生设计了著名的东京奥运会海报。这三张海报甚至让公众也意识到了平面设计的价值。我看到了,这就是海报的力量。我认为这三张海报非常好的说明了平面设计的价值,甚至代表了平面设计的标准。

 

青叶:面对这张黑底的海报“Start”时,我惊呆了。因为那时在日本没有运动是在晚上举行的。

 

龟仓:当我尝试在白天拍摄一些运动的照片时,在背景上总是有很多无关的东西。所以我别无选择只能在晚上拍。

 

青叶:如果背景上有不相关的元素存在的话,是会破坏掉整张海报的。滤波闸在那时并不多,龟仓先生不得不获取几乎全国的滤波闸。

 

龟仓:当我在晚上拍照时,我必须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按下快门。Light公司的全体员工的帮助太大了,他们在整个东京搜集滤波闸,一共有大约30个。虽然为工作花费了巨大的心血,但我仍然感到抱歉,毕竟麻烦了那么多人。

 

<横尾忠则的改变,长友启典的日宣美获奖海报>

 

龟仓:大约在1965年,横尾忠则可以说是横空出世。

 

青叶:他的职业生涯在日本设计中心开始,那时他已经离开了设计中心么?

 

永井:已经离开了。而且在这之后迅速地蜕变了。

 

龟仓:他在日本设计中心工作时,风格总是随主题而变化。

 

永井:忠则的相貌和习惯并没有暗示他的转变。当时的确非常突然。

 

龟仓:当他还在随主题制定风格时,就获得了东京ADC的铜奖,没有人会想到他会将自己的风格改变成这样。之后他成了日本平面设计的一颗新星。

 

青叶:那时他为草月流创作了大量的作品。

 

永井:是的,他创作那些作品时,刚好认识了唐十郎、寺山修司还有三岛由纪夫这样的恐怖小说家。

 

龟仓:看忠则的这件海报,像是一条罐头装的鲑鱼。在日宣美展上,一位当时正活跃但远离东京的设计师指着这件作品说:如果这就是好的设计,那我干嘛渴望成为一名好的设计师呢?

 

永井:我想他受到了Push Pin Studio的波普艺术的巨大影响,他将这些与日本的民间审美相结合,为日本平面设计界带来了新的空气。

 

龟仓:1966年,永井先生创作了著名的札幌冬奥会标志。

 

青叶:那段时期,永井先生获得了大量的奖项,即便是今天,也仍然是一个接一个地拿。

 

青叶:能讲讲长友启典获得日宣美最高奖的过程么?

 

龟仓:那是震撼性的登场,作品中使用了荧光红的油墨。

 

青叶:白色的“Jansen”标志和荧光红的背景产生对比。

 

永井:这件作品令评审们沸腾了。很多人说自己无法理解这件作品,有些则非常推举因为他具有非常大的革命性。最后,评审团一致通过授予这件作品最高奖。

 

青叶:就像他预料的一样。

 

龟仓:我想那是非常机智地亮相。

 

<日宣美的解散>

 

青叶:1970年,日宣美因为上一年的纠纷而解散。我想那次骚乱在日本平面设计史上应该被历史性的铭记。

 

永井:1969年,当我们正在作初评时,一些蒙面的年轻人突然闯进办公室。我们当时吃了一惊,不知所措。(笑)

 

龟仓:那时,学生在公园游行。他们闯入日宣美这样的民间文化组织而不是学校,这点很奇怪。不管怎样,蒙面人冲入评审会场,拿扩音器制造噪音。会员们非常慌张,应为他们没经历过这种场面。我希望会员中经常作社会演讲的理论家能劝他们离开。但他们很快地倒向学生那边。最后,日宣美从内部瓦解了。

 

永井:我们在御殿场作了好几天严肃的讨论会。

 

龟仓:在这种社会情形下,舆论也丝毫没有帮上忙,社会版的记者们全都站在学生那边,我被描述成资本主义的男艺妓。

 

青叶:在这些组织中,日本艺术展和日宣美成了目标。他们希望毁掉所有的组织者,派遣戴钢盔的家伙们来搅乱评审活动。

 

永井:他们事实上是被日宣美奖挡在门外的人。(笑)

 

龟仓:新会员们用尽全力,坚持到最后,想要避免日宣美的解散。毕竟他们好不容易才成为会员。严肃地说,学生暴乱只是解散的一部分原因。一些老会员感到厌倦。这是个两难的局面,我们最后一次展览并没有实际展出。

 

永井:我们只印刷了小册子。

 

龟仓:我们还是选出了获奖作品,出版物代替展览展示了获奖者的作品。

 

永井:我们将入选作品秘密地用卡车运往仓库。

 

龟仓:我的社会关系帮助我们使用他的运输公司的仓库来进行评审。保安和年轻会员们藏在入口处做好了和闯入者搏斗的准备。整个评审过程都相当得紧张。羞愧地告诉大家,有三分之一的评审因为害怕没有出席参与评审。

 

<当前的日本平面设计界>

 

IDEA:1978年,日本平面设计师协会(JAGDA)成立,直到今天。我想日本平面设计已经从日宣美的道路上成长起来。到现在为止,我们讲述了日本平面设计从IDEA杂志创刊以来的发展。

 

青叶:在70年代到80年代,广告海报的数量增加了。由于高科技的影响,平面设计在某些方面也发生了改变。顺便说一下,龟仓先生,你所有重要的项目都是临时寻找合作者,就好像你突然就能呈现出高水准的新颖作品。我原本以为你会自己完成的作品,结果却发现你邀请了插图家来制作,这样的事经常发生。

 

永井:龟仓先生的作品横跨了不可预计的广阔领域。

 

龟仓:当我发现用自身的技术不能表达主题的时候,我会去寻找合作者。但在最终的裁决上,我以自己的感觉作为标准,这是重点。最近总有这样的顾虑,当我环顾四周,照片被无意义的剪裁,或过于依赖电脑技术,这样的作品太多了。

 

青叶:也许是有太多的工具可以使用。

 

永井:我们身处于信息之中,总会被这样那样的信息所影响。几十年以前,我们接触的信息很少,我们可以去挖掘它,完全理解消化后创作出作品。现在不完全消化的信息被使用在设计中,一些设计师只是为了追赶时髦。

 

龟仓:灵巧的人可以很容易地应和新的设计趋势,但像我这样对技术不熟的人只能吃力的追赶。到最后,我放弃了,回头使用我习惯的东西。即使人们说我的设计已经过时,我也无能为力。毕竟,这是我的方式。在色彩上也是如此,我用遍了我的色卡上的所有固定颜色。我抨击其他的色彩,停止使用他们,因为他们令我的作品变得不自然。色彩很神秘。我完全无法使用永井先生惯用的蓝色。早川良雄和田中一光有色彩的天赋。我无法模仿他们的色彩。当我分析时,发现他们的色彩都是平的。第一色彩就像音阶,你可以组合音符一样来协调色彩。

 

永井:除了色彩,早川先生还将他自己的色彩和他感知的绘画色彩混合在一起。当我们是用色彩时,仅仅停留在自己的喜好上。

 

青叶:龟仓先生,你对某些色彩的使用非常地坚持。对这个我有很深的印象。

 

龟仓:你高估我了。我不做改变是因为我根本不会使用其他的色彩。(笑)

 

青叶:但你总是使用最新的色彩,或是最流行的,比如你的蓝色还有就是,永井先生突然使用了具象的元素,是很令我震惊,那是从JAGDA展开始的是么?

 

永井:之前我也使用过一些具象的元素。但明确地登场是为JAGDA展创作的以青蛙和海龟为图案的海报。

 

龟仓:第一次看是我不能理解。它们非常常见,看起来就像是蒲团上的图案。

 

青叶:这组作品充满亚洲味道。

 

龟仓:永井先生,你逐渐地改进你的技巧。所以,你为自己制作了新的图像。你的近作“I’m here”以狼为主角的那幅,可算是这种风格的最佳表现了。虽然一些作品超出了我的理解。

 

永井:如果我不知作出超出人们理解的图像,也许就无法超越自己。任何人为了更好的结果都会做出改变。害怕失败的人无法作出戏剧性的转变。我的改变有时获得褒奖,有时也会以失败告终。不论怎样,日本的平面设计是以海报为指导的。

 

龟仓:近年来,有机会制作海报的国家并不多。美国尤为如此。甚至在瑞士这样的海报之国,设计师每年设计海报的机会少得可怜。而且这些海报大多是为博物馆或戏剧而设计。换句话说,日本可谓是海报大国,所以设计师可以自由地表达和健康地竞争。

 

永井:高水平的设计可以在海报里进行挑战,在广告上产生的积极效果令它们更加生动。在这种意义上,海报扮演着平面设计和广告的领导角色。

 

龟仓:有趣的是,日本平面设计界不存在常规的风格。每一个人都独立地表达着自我。这非常好。这也就是日本平面设计在今天如此强有力的原因。事实上,我也听说美国年轻的设计师们抱怨自己没有创作海报的机会,雇主对他们的要求太苛刻了。

 

<日本特性>

 

 

永井:日本的公司相当独特。他们制造很多相同感觉的大幅海报。在外国人看来,它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青叶:那是户田正寿和斋藤诚的影响。

 

龟仓:当我展示斋藤诚的海报时,美国人对此感到难以置信斋藤是如何说服雇主来做这些东西的?(笑)

 

永井:这是因为日本人不习惯争论的特性。如果被问到为什么?设计师一般不知该说什么。

 

雇主觉得他们必须理解设计不能落后去时代。他们通过自己的眼界和感觉来评判海报。这就是上面的现象存在的原因。

 

青叶:在日本,有一种说法是就好像是…”一些雇主直接受表达他们想要呈现的公司形象的海报。他们不愿意采用低价值的图像,比如用花朵的排列来装饰商店。因此,斋藤先生和户田先生不会做那样的表达。

 

永井:大多数的消费者都是年轻人,他们只关心外表。如果一间海报拥有震撼性,他们就认为它是好的,即使根本不明白海报再说什么。如果海报看起来很酷,他们就会去消费,在信息社会,这很具代表性。

 

青叶:时尚业者称这是信息真实性的倒塌。如果全是推销,客人就会离开。必须去制造一种无压迫感的氛围。比如衣服,他们故意穿得破破烂烂,却说这是最新的流行,奇怪的社会。

 

<平面设计和个性>

 

 

青叶:刚才对过去的40年做了简短的回顾。所以,个性,你们是怎么看的,对平面设计来说难道不是非常重要么?我们可以讨论一下个性和平面设计的关系么?

 

永井:60年代的作品有着强烈的表现力,因为它们在简单的表现中呈现了清晰的个性。无论怎样,一些强烈的个性从一开始就拥有独特的地位。年轻的艺术家拥有极好的感觉和技巧。过分的技巧展示盖过了作品的个性。我认为户田正寿、斋藤诚和大贯卓也的作品都极富个性,除了他们,很难再有这样独特的作品,一眼就能让人认出作者。大多是以自己的感受来反映时代,反射出对社会的思考,然而在作品里缺少自己的个性。我对这种现象感到失望。只有充满个性和强烈表现的作品才能被历史铭记。我怀疑现在的作品是否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他们反映自己时代的潮流,但我看不出里面有任何对设计的真正理解。

 

青叶:一般地说,设计师被分成两类:一种展示个性,另一种基于感受和技巧来创作。我所顾虑的是,如果不是占大多数的后者,前者怎样持续他们的工作。并不是所有的设计师都可以展现自己的个性,因为设计师是来帮助客户的。虽然,从长远来说,具备艺术个性设计师似乎占有优势。但龟仓先生并不依赖笔触之类的艺术特征。也许这也是一种艺术特征,通过舍弃不必要的东西来创建自己的风格。

 

永井:这是设计师和画家的区别之一。

 

青叶:在艺术个性上,龟仓先生和永井先生在今天完全不同。永井先生,你为Ashai酒厂所作的海报却非常客观,数百个瓶盖构成画面。

 

永井:那就是设计上的个性。

 

青叶:龟仓先生总是将与主题无关的元素省去。

 

永井: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个性最初属于绘画领域。设计过去是由印刷公司和不得志画家的工作。龟仓先生不同,年轻的时候就通过自己的感知力从CassandreBauhaus学派那里理解了设计是什么。我想龟仓先生一定非常肯定地认为设计应当是那样的,应当与绘画有所区别。他是日本设计的先驱,建立了自己的方式。田中一光和我被这样指引,从一开始就沿着清晰的路线走,虽然现在我们认为设计和表达需要更多一些的自由。我最近的作品很像绘画,但我仍认为自己是设计师而非画家。

 

龟仓:平面设计与绘画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概念。比如Lautrec的作品就是绘画的变形,而Cassandre的作品就是纯平面。到了Bauhaus的时候,作品建立在纯粹的客观思考上,摒弃了绘画中的主观情绪,这令我很感兴趣。

 

< 电脑和设计 >

 

 

龟仓:在今天,表达方式的科技已经变得非常复杂,电脑最终进入了设计业。即使你坚持自己不喜欢它,离不开它们的时代还是会到来。电脑进入了印刷业,出现了新的表现方式。由于平面设计和印刷的紧密联系,它不可能摆脱这种影响。像胜井三雄、佐藤晃一和松永真这样的设计室就很自然熟练地使用电脑。

 

永井:我想那样的设计也有基础,但并不在一个狭窄的范围。在熟识和理解设计的哲学后,电脑和插图只是不同的手段而已。胜景先生和松永先生都有自己的创作理念,他们能够去尝试没有电脑前无法表达的画面。但如果一开始就依赖电脑,就会逐渐被机器的功能支配,很难再做出有个性且与众不同的作品来。

 

龟仓:运用电脑创作的作品一开始的确有着强烈的冲击,但很快就显得千篇一律,这是个关键。

 

永井:使用电脑时,设计师必须坚持自己的个性,尽量避免依赖电脑的功能来造型,电脑有着无穷的延伸性,但设计师若被其束缚,就很难摆脱了。

 

龟仓:日本平面设计师在今后一段时期内还会随着新的印刷技术的发展而改变。日本的印刷公司有着罕见的精良技术,这是个优势,所以日本设计师也许会成为平面设计界的领导者。

 

永井:像要成为世界级的设计师,必须依靠电脑来展示自己强烈的个性。否则就只能生产模式化的作品。

 

龟仓:这是个关键。一定存在着保留手工感而没被电脑支配的创作方式。要知道,我们日本可是有着世界级的印刷工艺。

 

青叶:如果艺术家发现使用照片比绘画更有效果,他就会用照片来代替绘画。对设计师来说,电脑的使用也是如此。能够方便的在显示屏上看到效果是它的长处。

 

永井: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也认识到在电脑普及的时代手工创作的重要性。面对发展的方向,坚持自己的方式是非常重要的。

 

龟仓:Milton Glaysor和福田繁雄都表示自己不喜欢电脑,那很好。我想说的是,存在运用电脑创作的设计师同样重要。当电脑辅助的作品流行时,手工作品更显得珍贵。这两种作品相互对照,同样反映设计师的能量。

 

龟仓:回顾以往的IDEA杂志,我注意到它们为设计师门提供了展示自己的平台,有些作品在今天仍然受到很高的评价,这很令人惊喜。

 

永井:IDEA杂志在不同的年份里关注世界上独具特色的设计师。这些特技完美地展示了设计师的个性,世界范围内很少有这样的平台。

 

青叶:我们省下的时间来不及做更多地回顾了,但我相信我们讨论了很多有意思的主题。很多设计师的作品没能在本期得到展示,请多多包涵。再次感谢您的关注,谢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