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设计,文字排印,平面设计,设计写作和研究

中国字体,chinesische Antiqua/之 “坎坷命运”

Posted: October 20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历史, 字体设计 | No Comments »

        “友谊体坎坷命运余秉楠 口述 本报记者 整理友谊体是我在前民主德国留学期间为祖国设计的一套字体,作为中国第一套拉丁字母印刷体,它曾通过前民主德国使馆以国礼的形式赠送给我国文化部,但这套字在国内的命运非常坎坷。

        1956年,我从鲁迅艺术学院毕业,并通过文化部的考试被派往前民主德国莱比锡平面设计与书籍艺术大学深造。在我学习期间,前民主德国总理格罗提渥访华,恰逢中国汉语拼音化,他受周恩来总理之托,为中国培养一位能设计拉丁字母印刷字体的留学生。回到德国后,他将这一任务交给了我的导师卡伯尔教授,根据导师的要求,我创作了一套字体。在设计这套字体时,我借鉴了中国书法和传统图案纹样的特点。虽然是拉丁印刷字体,但看上去像是用毛笔书写的一样,有顿笔、有轻有重,两边还有些饰线,排在一起就产生了波浪形,充满了动感与韵律。由于设计风格独特,这套字曾获德国当代最佳印刷字体奖

            学校把这套字做成了铜模和铅字。当时,我还用这套字排印了一些书,后来德国的同学也排印了一些书寄给我。1962年,我回国,任教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63年,这套字的铜模和铅字也运回来了,并以国礼的形式赠送给我国文化部。当时,它存放在文字改革委员会(现已更名为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可惜的是,不久,文革就开始了,这套字也就一直没怎么派上用场。文革结束后,我想把这套字要回来用于教学,但已经找不到了,领导换了好几茬,谁也说不清楚到底在哪。

          直到1986年,我的导师来中国讲课,听说这套字流失了,特地从莱比锡平面设计与书籍艺术大学的工厂中找出这套字,交给当年中央工艺美院院长。当时,这套字存放于学校的印刷厂,由于印刷厂设备简陋、生意不佳,仅仅是印印名片、报表之类。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学校将印刷厂设备卖给一家县里的印刷厂,其中也包括我设计的那套字。得知消息后,我和同事一起赶到那家印刷厂,追回来了一部分,但有些已经找不到了。友谊体虽然是中国第一套拉丁印刷字体,由于历史的原因,它在国内基本上没怎么用。如今,它作为历史的见证,封存在我家的地下室里。

————————

以上文字是余秉楠先生给我的一段日前深圳商报关于中文字体设计面临的三大困局一专题中提及到中国字体的文字信息,之后的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已经丢失从县里小印刷厂追回来的不完全的铅字放在中央工艺美院的地下室,在合并到清华大学后丢失,现在已无从查找。这幅字的原稿我在两年前给了北大方正,他们答应制作,但至今没有动静。就这是今天还请教了余秉楠教授,关于这款字体数字化的情况。

专题电子版链接:

http://szsb.sznews.com/html/2009-09/09/content_769733.htm
http://szsb.sznews.com/html/2009-09/09/content_769724.htm
http://szsb.sznews.com/html/2009-09/09/content_769739.htm
http://szsb.sznews.com/html/2009-09/09/content_769731.ht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