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设计,文字排印,平面设计,设计写作和研究

中国字体,chinesische Antiqua/之 “光辉历史”

Posted: October 20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历史, 字体设计 | 7 Comments »

12449156f5cg214

image: Hongzhang Fang

 

这几天非常幸运的和余秉楠先生取得了联系,并且他在百忙之中给我提供了关于中国字体的背景信息,并且就我之前写的个别信息指出其错误,在这里非常感谢余秉楠先生的回信和答复。中国字体1960年完成设计和制作铅字。

————————————————————

这是前年《中国美术》杂志汪芸写的文章你为中国设计打开了通向世界的大门关于余秉楠先生的介绍。

 

“……1953年,余秉楠先生考入了鲁迅美术学院,在那里打下了坚实的专业基础。23岁那年,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通过文化部的考试被派往前民主德国莱比锡平面设计与书籍艺术大学深造。

 

 莱比锡平面设计与书籍艺术大学是一所有着悠久历史的欧洲名校,尤其以书籍艺术闻名。著名的诗人歌德曾就读于该校,而版画家柯勒惠支也在那里工作过。余先生的导师阿尔贝特·卡伯尔教授则是一位来自包豪斯的著名设计家和教育家。如前所述,这所大学有世界顶级水平的书籍设计专业,而选择这一专业的学生要经过严格的训练。余先生一进入工作室就被卡伯尔教授安排书写3个月的字体,从古罗马字体直到现代字体,通过书写研究拉丁字母的历史与风格;第二学期,余先生被安排去大学的实习工场排版、印刷,成果是他在熟悉版面设计的同时也掌握了设计的本质。

 

 艰苦的专业训练成为余先生日后一系列重要创作的完美前奏。上世纪50年代,前民主德国总理格罗提渥访华,恰逢中国汉语拼音化,他受周恩来总理之托,为中国培养一位能设计拉丁字母印刷字体的留学生,他将这一任务交给了卡伯尔教授,而余先生正是教授眼中能够担负此重任的最佳人选。

 

 余先生在创作这幅字体的时候,用他自制的竹笔进行了无数次的书写练习和探讨,通过对竹笔的按压获得中国书法的韵律—“一种引人注目的风格,同时又是普遍化的效果。值得一提的是,为此卡伯尔教授专门为余先生请来了莱比锡字体艺术字模厂的退休老师傅奥托·艾尔勒。这位留着短短白发的老师傅的辅导令余先生受益匪浅,他充分体会到设计问题到了最后是要解决与技术相关的细节,而这一点仅凭课堂学习显然是无法完成的。1963年,在莱比锡平面设计与书籍艺术大学一次隆重的仪式上,这第一付由中国人设计完成的名为中国字体的字模和铅字被作为赠送中国文化部的礼品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使。

 

 余先生1962年归国后任教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第一年,他去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活字研究室工作了一年,为的是熟悉中文字体和了解国内印刷界的状况。1963年,余先生回到了工艺美院,当时,国内的设计还处于比较沉寂的状况,在人们眼里现代设计还是一个不甚清晰的概念。余先生从课程设置入手,率先开设了版面设计、中外文字体设计、印刷字体设计以及书籍整体设计、自由版面设计、网格设计等课程。……” 以上文字是前年《中国美术》杂志汪芸写的文章你为中国设计打开了通向世界的大门关于余秉楠先生的介绍。

————————————————————

这是特·冯德利希教授1(德国)2004年写的文章中关于中国字体的内容。

半个世纪以前余秉楠被派遣到莱比锡学习艺术。首先要学会德语,它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就橡一个德国人学习汉语同样困难。对于一个欧洲人来说,仅仅掌握巨大数量德如同装饰纹样般的文字符号,几乎是无法解决的难题。与此想必,拉丁字母实在是平淡和简单。学会另一种文化范畴的文字和语言,对于一个来自中国的大学生来说,肯定要比相反的情况简单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中国字体,chinesische Antiqua之“ 发现”

Posted: October 19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历史, 字体设计 | No Comments »

123ff82c668g214

这款字体是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余秉楠先生于1980年出版的《美术字》一书说发现的一款名为中国字体的字体,是一款带有他国元素的传统衬线字体。非常有意思。因为这是一款以中国命名的字体,遗憾的是没有任何关于这款字体文字介绍。所以不能准确的知道这款字体诞生的时间,背景,使用等。 本人推测应该是余秉楠先生早年在莱比锡平面与书籍艺术学院读书时设计的,因为不管是字体名称或者是字体的字符设计或者是字母连写都受德文字体设计的影响,比如莱比锡衬线字体等。如果有人知道具体情况的话可以告知,万分感谢。这款字体不管是正文或者是斜体都设计的非常有特点,刚中寓柔其字形骨力遒健,笔意瘦挺,透出清健出谷的气韵。如果用以搭配仿宋应该别有味道。

123ff852ad6g214

 如果这款是余秉楠先生早年的作品的话,那应该是60年代早期的时候设计的,因为1962年他回国,参与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活字研究室的工作,献身于中文的设计和研究事业中。应该没有太多时间参与拉丁文的研究和设计,再加上但是的政治环境,独立研究拉丁文应该比较难。如果真是60年代初设计的话,那这款字体应该是非常不错的,姑且不说,一个外国人要如此熟练的掌握拉丁文书写习惯,规律等,尚须多年时间。所以只有少数外国人能在拉丁文字体设计界长时间混下去,比如小林 章等。我以为这款字体对于当时来说就是一种创新,因为进入5060年代,是无衬线字体风起云涌的时代,而在衬线字体方面鲜见优秀作品出现,衬线字体设计不是拘泥于传统,少有突破,就是重复经典,缺少与时共进。但是余秉楠这款字体可以说时一种突破,他非常强调手写习惯,虽然这是衬线字体的精髓,但是在那个时代似乎被遗忘。直到80年代末,由于Erik Spiekermann等人的极大提倡,大家才重新重视手写传统。80年末到90年代出项了大量的传统的新时代字体的出项,大有传统复兴之感。

123ff864f09g214

 事实上德国一个字体设计圣地在冷战之后一直被忽视,那就是莱比锡,这曾经是欧洲字体铸造的圣地,由于政治原因一直被设计界说忽视,在东德时期曾经设计过很多在当时来说是带有前瞻性的作品,比如莱比锡字体,还有这款中国字体。


FF Meta字体-现代经典主义 / 下

Posted: October 19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设计 | No Comments »

12466384887g213

历史;

FF Meta是埃里克·施比克曼于1985年受委托专门为德国联邦邮政公司的新的企业形象设计而打造的字体,之前的德国联邦邮政公司的标准字体是HelveticaHelvetica在当时几乎是德国众多大型企业的标准字体,使用的泛滥造成企业形象和定位的模糊,而且Helvetica在很多情况下不能胜任所有的项目,只能采用其他的字体比如(Polo, Syntax, News Gothic  Akzidenz Grotesk等),所以德国联邦邮政需一款经济使用,具有不可代替性的新字体。埃里克·施比克曼根据邮政行业的特点而设计了这款字体,这款字体最早称为 „PT 55“,(pt为当时的联邦邮电,而55参考了universa的比重,即正文),但是德国联邦邮政公司最后选择了frutiger作为其标准字体,虽然没有被采用但是之后Spiekermann继续对其设计,并成为自己设计公司的标准字体,后来这款字体就以此取名,FF Meta1991年正式在埃里克·施比克曼创建的Fontshop字体铸造公司公开发行。

124664478e4g214

特点;

FF Meta是一款无衬线字体,但是有着非常明显的衬线字体的特点,因为这款字体融入了很多的人文主义字体的特点和手写字体的传统,我们依稀可以看到有Syntax的影子,其字形不象其他的传统无衬线字体如Helvetica那样所有的起承转合的笔画粗细一致,而是有着强烈的粗细变化特别是字母aoe等,这在粗体中其粗细变化表现的更加强烈,并且非常好的解决了传统无衬线字体由于笔画过粗,字体内空间严重被压缩而导致粗体可读性下降的问题。而小写字母g字形非常独特,它巧妙的结合了老式字形和新式字形,在传统的字形g下口处有一个开口,紧靠基准线这完全采用新字形的原则,这也是FF Meta最容易识别的特征。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小写字母上升部的竖笔画(除了d之外)都有向左略为弯曲的小细节,而且很多起笔的笔画都有斜线的切刀,这些的细节都使得字体富有生机,以摆脱以往无衬线过于理性和冷峻的缺点,这也体现邮政行业的人性化和现代化。

124666308f9g213

 

FF Meta字体根据邮政行业特点的要求进行构思和设计的,我们可以看到这款字体的特点,不管是大写字母还是小写字母都比较修长,这个比例采用了著名的字体Letter Gothic的比例值。这样可以在文字排版可以更加节约空间,FF Meta比其它的传统无衬线字体比如Helveticafrutiger等都要节省空间,虽然字形比较修长,但是字距非常大,而且吸收了比如frutiger字体的特点,字母的开口很大,特别是大写字母CGS和小写字母ace比起其他的无衬线字体的开口更开大,加上通过笔画的强烈变化使得字母的内空间扩大,所以在长文章,特别是在较小字体情况下依然可以保持良好的可读性。Meta字体有着非常大的-height ,这样使得小写字母的面积增大,字体的内空间扩大,在同样的磅数之下更具识别度。而且较大的Xheight比较适合德文的阅读习惯,因为在德文中的句首和每个名词的第一个字母必须使用大写字母,大量的大写字母会影响文章的文字的灰度,从而造成视觉上的不和谐。 FF Meta字符集中,所有对字体的灰度色调产生重大影响的特征,比如笔画的粗细,字符间距,单词间距以及行距,行宽和内部空间都在相互间完美匹配。所以该字符集拥有非常理想的灰度色调,从而能确保最佳的可读性。

1246638095ag215

而且Meta在很多设计方面都有所创新,比如在斜体中抛弃以往无衬线字体伪斜体的设计,参照衬线字体的斜体字样为f增加了下降部,而fag,采用了手写式,使得各字母之间更加协调。由于邮政这个行业的特殊性,对于地名或者是名字的可识别度要求非常高,传统的无衬线字体由于子型过于接近经常会出现一些字母和数字的混淆会使邮递员搞错,埃里克·施比克曼在大小写字母设计中特别注意识别的准确度,通过细节的调整来避免那些人为错误,比如小写字母l根部会有一个小弯钩(如单词„lange“)这样就和大写字母i有着很大的区别(如单词 „Indien“)。而小写字母g则采用衬线的传统字形,这样即使在字体显示不完整的情况下仍然可以被识别。而且数字采用开口式,以避免比如38以及69的混淆。在字体 FF Meta提供2种阿拉伯数字字符,old figureslining figure old figures融入到无衬线字体中,在经典衬线字体都采用old figures,因为在长文章中同样具有升部(ascender)和降部(descender)的old figures有着更好的可读性。而lining figures所有字距是等幅度的,这是为了能够在繁杂数据报表中能有良好的阅读性,FF Meta的数字具有非常优秀的可读性,这就是为了使邮政能够准确处理繁杂数据和大量信息而专门设计的。

地位;

埃里克·施比克曼的FF Meta是一款具有跨时代意义的经典字体,在80年代不管是衬线或者是无衬线字体的设计都到了山穷水尽的状态,衬线受到经典教条的束缚和传统的影响太深,进入50年就鲜有优秀的衬线字体诞生,虽然Jan Tschichold70年代设计出了集大乘的字体sabon,但是并没有给衬线注入新的活力,而FF Meta90年代它的出现打破了无衬线字体那种冷峻机械的美学理论,而把更多衬线字体和人文主义字体的传统带入无衬线字体中,给无衬线字体设计注入了很多活力和更多的可能性,也极大的影响和刺激了其他的无衬线字体的诞生,90年代众多字体的诞生都受其影响,它也首创了平面设计的数字字体的应用,这款字体被应用在大量的企业形象设计系统,因此FF Meta被誉为90年代的Helvetica。虽然埃里克·施比克曼早年设计过一些字体,但是很多是非正文字体,或者带有太多个人的喜好因素,而FF Meta无疑是一款非常成熟的字体

应用

FF Meta当然是Metadesign的字体标专用字体,也是其标准正文字体直到2004年,是WDR的标准字体,之后的数十年间埃里克·施比克曼一直对FF Meta字符集进行设计和扩充,形成细体,正体,中粗体,粗体等完整的字体家族,1998年推出了压缩体,200710月份和美国字体设计师Christian Schwartz共同设计了Meta衬线体,使得FF Meta成为一款非常完整的字体。


FF Meta字体-现代经典主义 / 上

Posted: October 19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历史, 字体设计 | No Comments »

        德国著名的信息设计师,字体设计师和作家的埃里克·施比克曼(Erik Spiekermann)无疑是当今Typography界最具分量的领军人物之一,他是一个多产的字体设计师,在30多年的设计生涯中,著名字体就有FF Meta, ITC Officina, FF Info, FF Unit等,可以说埃里克·施比克曼绝对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往往会花上几年的时间让一个符号完美。一些字体的设计更是持续十多年之久,目的就是让其尽量的完美,被专业人士认为是现代经典主义复兴者。埃里克·施比克曼在国际平面设计界具有极高的声望,对于德国当代平面设计有着深远的影响,素有设计教父之称。他现在是德国柏林艺术大学客座教授,不莱梅艺术学院教授以及美国加帕隆迪纳艺术中心设计学院的名誉校长。

1235933a742g214

 

事实上作为字体设计师的埃里克·施比克曼并不是科班出生的,早年在柏林自由艺术大学学习艺术历史,后来为了生计全家搬迁到伦敦,在伦敦的字体工房工作多年之后,之后并在伦敦的一所印刷学院任教,并且为当地的一家设计公司提供设计咨询。这期间他为Berthold设计了第一款字体(Berliner Grotesk,这是一款比较花哨和个人风格的非正文字体),1979年回到到柏林与设计师Florian FischerDieter Heil共同组建Metadesign工作室,这工作室致力于品牌设计和推广,几年之后就迅速成为德国知名的设计公司,施比克曼期间为多家字体铸造公司设计字体。1988年他和他的夫人创建了Fontshop字体铸造公司,这是第一个家为电脑提供数字字体的字体公司。随着FF MetaFF Scala等重量级的字体发行Fontshop公司迅速成为全球著名的字体供应商,1990Uli Mayer-JohanssenHans Ch. Krüger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公司更名为Metadesign Plus,并于1992年成立在旧金山分公司,1995年在伦敦设立公司,后来公司改名为Metadesign2000年苏黎世分公司成立。

      Erik领导的Metadesign为众多德国及欧美大型公司提供非常出色的设计咨询服务,比如柏林公共交通系统,大众汽车公司,诺基亚,DHL(敦豪快运),德国联邦政府,西门子公司等,MetaDesign在全球的雇员230多名,成为欧洲最顶尖和最大的设计和设计咨询公司。由于管理层的理念差异20007月埃里克·施比克曼退出了MetaDesign而成为一名自由设计师,不久之后他又在柏林和旧金山创建了他的新工作室United Designers Network,期间为德国铁路股份公司司和德国博世公司设计的新企业形象系统和新的家族字体。2007年起公司更名为SpiekermannPartners2009年初和荷兰的著名eden设计公司重组,成立了新的设计公司edenspiekermann设计公司,这家新的设计将业务覆盖整个欧美,成为行业最有竞争力的专业设计公司。埃里克·施比克曼的成功最主要在于他为不同的公司和客户提供符合企业自身特点和不可代替型的设计服务,包括很多著名的企业专用字体,比如诺基亚的nokia sans,德国铁路公司的DB Type等。他也是国际字体设计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Typographic DesignersISTD)和德国Rat für Formgebung 主席,德国设计协会(GDC)委员会成员,国际信息设计学院/Internationales Institut für Informationsdesign委员会成员。

12359c44abcg214

      

同时埃里克·施比克曼不但是一名优秀的设计师而且也是十分犀利批评家和多产的作家,一直也是德国著名杂志“form”专栏评论员,他撰写很多观点十分尖锐的文章批评时下设计作品,并出版过关于很多字体和文字排印的图书。其中《理由和影响一本字体排印的小说》,《关于字体》成为很多文字排印设计师的必要读物。


Metadesign和柏林公共交通系统设计/下

Posted: October 19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文字排印 | No Comments »

交通导视系统

标志标准

标志是由柏林公交公司缩写的三个单词BVG成为标识的中心, 新的标识非常鲜亮、亲切、富有时代感。

图企业标志和字体组合

色彩系统:

柏林公交的色彩系统,为了能够建立一个温馨充满人文关怀的现代企业,Metadesign的设计师为其选择了柠檬黄(RAL1018)作为企业的基准色,黑色是图标和字体的颜色,这种黄色系统具有很好的识别和认识。柏林的冬天是阴冷和灰暗的,黄色的公交系统色彩犹如一盏温馨的灯给人一种温暖。加上柏林公交公司对于站内的灯光和广告的数量进行有效的控制,人们很容易的在站内找到相关的信息。在不破坏车站的整体效果下,色彩系统被发挥到及至,比如地铁机车外部和车厢内部,售票机,信息导视牌等都统一在色彩系统之下。黄色的色彩系统是柏林公交就给人们留下一个强烈的印象。

bvg

 

 

 

 

 

 

 

 

 

 

 

 

图标系统:

由于多条贯通东柏林的西柏林交通公司地铁和轻轨的车站是被封锁的,所以当东西柏林合并使得车站互通时,车站里面的导视系统是极为混乱和不规范化的,由于缺少统一的导视图标使得很多乘客不能很好的找到真确的出口和需要站内乘换的通道。而且柏林作为国际大都市居住了很多的外国人,很多人并不具备德语能力。所以在公共交通设施寻求一种国际化的图形语言极为重要。为此Metadesign根据Transit字体设计出了600多个可以应用各种不同场景的交通指示图标。FF Transit pic 图标系统包含象形图标,指示标志和警示标志。FF Transit广泛收集的象形图,使它成为完美的字体通用的定位系统。它包含了所有的警告符号,信息符号,并不断更新的象形图。

 

bvg2

      交通图标-2
这些交通图标一部分是继承德国设计师Otl Aicher为1972慕尼黑奥运会以及以后为ERCO光学公司设计公共图标识别性下重新设计,这类图标的标准是以黄色作为底色,图标为黑色。柏林公交的图标最直接和有效的图新语言来传达必要的信息。即使没有乘做地铁经验的,或者是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都可以很好的找到目的地,由于FF Transit图标系统具有极好的识别性。现在被大量应用于公共交通运输系统,机场,公司等,比如在德国的其他城市的交通导视系统和杜塞尔多夫机场新导视系统(1996)图

导视系统:

柏林的地铁至今有一百年多的历史,所以很多地铁站现在都是属于文物保护的历史建筑物成为柏林观光的景点之一,170多个地铁站的建筑格局以及站名牌子都有各自的特色而且绝无雷同的,那些各具特色的地铁站也是快速识别站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因为那如何保持这些站点的特色而又使新的导视系统起到最大的信息传播功能作用?MetaDesign并没有去改建那些站内的原先站名标牌,而是把新的导视系统安置于每个地铁站台的中央。为了能够取得最好得识别,柏林公交标准的站点交通导视牌是具有弧度的长方型,材料为搪瓷或者金属,需外部光源照射。中间为所在的地铁或者是有轨电车的站名,字体颜色为黑色,站名的字体磅数足够使乘客在地铁车辆里面,当车辆减较快速度经过站台的时候能够最快和准确的识别站名。

11

     导牌的标准化设计

由于每条地铁都是由不同的色彩来表示,导视牌站名的上方则是一块长条的色彩平面,比如红色表示二号地铁线,在其左边会有表示线路的数字符号U2。识别度非常高,所以人们在乘车或者中间换站的时候可以通过色彩就可以找到正确的线路。导视牌的位置则是通过人信息能识别有效信息的最远距离来放置,所以一般在10多米的距离内会有一个导视牌。这样就可以使乘客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必要信息。交通导视牌而两头为各出口的交通信息,并且带有必要的交通图标,比如是否有残疾人电梯或扶梯等。而站内的交通导视则的材料塑料灯箱,由于柏林公交对于地铁内部的广告牌和灯光有效控制,避免了大量视觉垃圾对于重要信息的干扰,使得交通导视牌可以很好的被乘客识别。


     地铁车站导视系统

交通线路图

如何使众多不同交通系统,比如地铁,轻轨,有轨电车,公交车,水上交通的形象等进行规范化和系统化设计,使之保持各自独立的识别性但又统一于总体形象设计下。为此Metadesign对于不同的交通系统进行色彩系统管理,并且每一种交通系统采用不同字母简写的图标,像公交车,地铁和轻轨德国都有传统的符号,比如地铁是用蓝色正方型带一个大写的“U’来表示,带有“S”绿色圆形的则表示轻轨,红色正方型有“M”字样的则是有轨电车等。而由于地铁非常多,所以参照伦敦地铁的设计由不同的数字和色彩来区分不同的地铁线路。同时新柏林交通系统图也借鉴英国设计师亨利克1933年为伦敦设计的地铁线路系统图。柏林分为三个交通区,由于柏林有贯穿东西和南北走向的地铁以及环线的轻轨组成。由不同亮度的同心灰色来表示,和交织在一起的不同交通线路(包括轻轨 2 )具有很高的识别性。由于设计师们对于字体的细节反复斟酌以及合理的色彩系统,严谨和安排合理的信息系统使得乘客可以很快的在交通图上找到自己的乘坐路线。这无疑是MetaDesign最为自豪的经典作品之一。
图 柏林公交交通系统图

注解:

1:Otl Aicher,德国战后著名的设计师,乌尔姆设计学院的主要创建者。主持设计1972年慕尼黑夏季奥运会视觉系统,
2:柏林的轻轨隶属德国铁路,所以柏林轻轨站台和地铁的设计系统是不同的。

参考资料:
Adrian Frutiger : Eine Typografie. 出版社 Niggli 瑞士 1995.
Fontfont2007 出版社 柏林国际Fontshop 德国 2006
Schriften erkennen/字体识别.作者 Sauthoff Wendt 出版社 H.Schmidt 德国 1996


Metadesign和柏林公共交通系统设计/上

Posted: October 19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品牌设计, 字体设计 | No Comments »



Metadesign和柏林公共交通系统设计

关于柏林公交公司(BVG)

柏林地铁(Berlin U-Bahn)于1902年运行,与柏林S-Bahn(轻轨)同为柏林公共运输系统骨干。后来连同其他的交通系统成立柏林公交公司。柏林的交通系统在二战期间遭到巨大的损坏,在东德和西德成立之后,原先的公交公司拆分为西柏林的公交公司(BVG)和东柏林的公交公司(BVB)独立经营,在东西德国统一之后西柏林的公交公司和东柏林的公交公司进行重组成立新的公交公司,成为欧洲最大的公共交通公司,由轻轨,地铁,有轨电车,公交车等组成的公共交通使得柏林拥有世界上最为复杂的交通系统网络。目前柏林公交公司掌管着9条地铁,20多条有轨电车和200多条公交车线经营。由于处于冷战的僵持和敌对状态造成交通长时间不能互通,而且有很多西柏林地铁可以通过的车站通道被封锁和管制。造成很多地铁或轻轨站内部导视系统十分混乱。一些边界的车站根本没有什么导视系统。
1989年年柏林墙事件直接导致东西德的重新统一,但是由于东西柏林合并来得非常突然,一些处于曾经边界状态的车站突然间交通互通,很多通道匆匆忙忙的被重新打通,但是导视系统并没有进行科学的设置和设计,很多站牌都是临时手写的。导致很多旅客在一些大的车站里花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自己所需的信息,以及各自长期独立运作造成乘客对于合并之后的企业形象极为模糊,如何重新疏通各条地铁和各个交通站点以及对各类资源如何进行新的调配成为很棘手的问题。所以新的柏林公交公司形象急需一个统一的企业新形象和清晰有效的公共交通导视系统,1992年柏林公交公司委托德国著名的设计公司Metadesign对其形象进行全面整合。整个项目涵盖了从公共交通工具,地铁、有轨电车等各类车站,信息、空间导视系统到交通图,交通时刻表,Metadesign对柏林公交公司进行的全面的重新规划和设计。柏林公交形象设计和信息导视设计堪称当时德国最为复杂和规模最大的设计项目,直到1997年这项复杂的项目才得以完成。

MetaDesign: MetaDesign是欧洲顶级的品牌战略咨询公司,在业界极其受人尊崇,Metadesign最早是由设计师Erik Spiekermann于1979年和Florian Fischer und Dieter Heil在柏林创立Metadesign工作室发展起来的,到1990年女设计师Uli Mayer-Johanssen,Hans Ch. Krüger的加入更名为MetaDesign plus。后来改名为MetaDesign。在后来的几年MetaDesign在伦敦和苏黎世设有分公司以及负责北美设计业务的旧金山MetaDesign公司,目前MetaDesign在全球的雇员230多名,它是欧洲最大的平面设计和品牌战略咨询公司。Metadesign为众多欧美大型的公司品牌设计提供专业服务,比如大众公司,DHL(敦豪快运),德国联邦政府,西门子公司等世界500强和政府机构。由于Metadesign由于成功的品牌战略咨询对于德国乃至欧洲的设计都有深远的影响。2000年7月,Spiekermann退出了柏林MetaDesign的管理层。

企业标准字体

FF Transit

柏林公交公司所采用的家族字体是FF Transit(运输体),是一款高度清晰易读的字体,人们可以在快速移动过程中识别信息而确定位置。柏林公交的系统和部门繁多,所以新的字体系统不但要符合公共导视系统,交通时刻表的应用需要还有能够在平面印刷和大篇幅正文具有很好的阅读性。这套字体是由Erik Spiekermann,荷兰字体设计师Lucas de Groot和Henning Krause以著名的Frutiger无衬线字体为蓝本专门为柏林公交公司交通导视系统设计的字体。还设计了一套新的斜体,并且扩充了原先的字体家族,此外还通过改变其字体宽度和间距,以加强字体其能在不同的情况的识别功能。

Transit字体的字型比Frutiger更加修长,而且笔画粗细变化更大,远距离的识别性更强,其中小写字母i、Ö、Ä、Ü方点变成原点,旨在加强识别性和易读性。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这款字体对于光晕对字体影响进行了差异化设计。由于这套字体系统很多是在地铁车站中使用,车站内部灰暗很多情况下必须使用内置光的灯箱,在一般情况下由于人们的错觉影响,认为黑底上的白方块要比白底上的同样大小黑色方块大一些,这是因为白色的色彩会膨胀,而黑色会收缩。所以大家应该都有这样的视觉习惯,就是同样大小的白色字体在黑底上比黑色字体在白底上要粗壮一些。为了在信息传达时有相一致的视觉效果,MetaDesign的设计师们专门为柏林公交公司设计了两套字体,Transit阳体(适用在白底上)和Transit阴体(适用在暗色底上)。Transit阴体要比Transit阳体的笔划上更加的纤细一些而且字距更大,以获得更大的空间,以平衡视觉错觉。旨在降低在灯箱内光照射情况下(也包括外界光)光晕对信息准确性读取的影响。所以这套FF Transit更加适合于公共交通,公共场所的环境导视系统。FF Transit由FSI fontshop国际发布。

Frutiger:

Frutiger无衬线体是1970年法国戴高乐机场委托侨居法国的瑞士著名字体师Adrian Frutiger为其导视系统而设计的新字体,导视系统要求字体能在远处和不同角度都具有较高识别度。Adrian Frutiger研究和分析了各类字体的优和劣,并没有继续使用自己50年代设计的经典无衬线字体Univers,而是专门为导视系统设计了一款全新的字体。这个新字体最初命名为Roissy,于1975年完成,并全面的应用在戴高乐机场的导视系统上。Roissy共有正常体,半粗体,粗体和斜体,这款字型基本上继承了Adrian Frutiger设计的Univers无衬线字体的比例数值和整洁美观的特点。并且在此基础上吸收了Gill Sans(1930,Eric Gill 设计)和Optima(1958, Hermann Zapf设计)等字体的人文主义特征,人文主义字体是无衬线字体中最具书法特色的,更强烈的笔画粗细变化和开放性,清晰的形态。因此Frutiger的字型特点是有着极为优雅完美的轮廓弧线,笔画粗细变化比较大,开放性,相对于同一时期的强调精确和理性显得相对冷漠的无衬线字体,拥有优美的曲线的Frutiger更符合法国的浪漫优雅的气质,更有现代主义特征的和人文气质。

       Frutiger的大写字母的高度略低于小写字母的上沿线,而且有着非常大的x-height(x-高度),这样使得小写字母的面积增大,字体的内空间扩大,在同样的磅数之下更具识别度,这就是为什么很少的导视系统会像Furtura这样的无衬线字体了,虽然Futura在正文有着非常不错的可阅读性,但是X-高度太小,导致小写字母在同磅数下偏小,不易识别。比如罗马中央火车站使用的则是Futura字体,姑且不说由于X高度太小而导致识别性小,而且由于Futura的小写字母的a是采用手写字型,和字体O在远处的时间效果十分接近,而会出误读。可能为了字体更加醒目,比如罗马中央火车站采用了Futura特粗体,由于笔画过粗加上强烈的光晕的作用导致比如象g,e,i,j等字体笔画相互影响而严重影响阅读。而且较大的X-高度比较适合德文的阅读习惯,因为在德文中的句首和每个名词的第一个单词必须使用大写字母,大量的大写字母会影响文章的文字的灰度,带来视觉上的不和谐。Frutiger另一个特征就是字母的开口很大,特别是大写字母C,G,S,和小写字母a,c,e,s 比起其他的如Univers无衬线字体的开口更开放性,由于像univers或者Helvitia的字型的C,G,S,和a,c,e,s字型处于封闭式开口,在一定的距离和光晕的影响下,开口会交织在一起,字母的识别度受到很大的影响,会出现误读现象,这对于公共导视的信息读取的准确性大大打折。Frutiger则很好的避免了这类情况的发生。而且Frutiger的字距相对来说较宽,因此很容易与其他字母区分,使得这款字体在公共空间具有更高识别度。这字体后来更名为Frutiger,Frutiger字体家族于1976年首次由Stempel字体公司连同Linotype公司发布。由于非常高的识别性,Frutiger为尊称为“机场字体”。因而大量被应用在各类公共交通导视系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