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设计,文字排印,平面设计,设计写作和研究

2009法兰克福书展/主宾国-中国的CI设计

Posted: October 23rd,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品牌设计, 展览 活动 | No Comments »

Bild 5

image: Liuyang

 

非常感谢华裔德国设计师刘扬,她也是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主宾国-中国的标志设计和ci主刀设计师,所提供的关于今年主宾国/中国书展的ci设计资料。

       “我设计这次主宾国的标志系统是一个很特别的工作。我从初中开始在海外,共20年,这些年作了很多大型国际活动的设计。但从未有机会为中国的对外形象作形象创意,所以对我个人来说很特别。我希望通过这次设计能够给德国观众介绍一个新颖,透明,丰富的新一代中国。设计规划结束后,后期的一些制作由甲方交给了其它公司执行,所以有些大家在网上看到的一些设计执行,不完全是我们设计的初衷。我们的设计最初是以黑白为主,红色为辅。体现中国文化中的简约,和较高的文化层面。以下附上一些我们的设计图片,并简单介绍一下整体的思路:

         这次标志系统我们选择汉字作为对外的中国文化符号,中国文字从甲骨文始,历经演变、内涵丰富,字体选用宋体,活字印刷术发明后中国书籍普遍采用的印刷体,它沿用至今。

标志中挑选了十多个主导词语,以印刷书籍创意为中心。标志是一套标识系统,它灵动活泼的应用,体现的是无形即有形的中国文化内涵。这样的自由组合不但能带来现代中国的气息,而且给了后期的整体系列设计留了很大的空间和创作的基础。

YLD-Bookcover

YLD-Tasche

YLD-Letterhead

image: Liuyang


中国式信息设计——家谱

Posted: October 20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信息设计 | No Comments »

1213257145cg213

 

上次参观木活字博物馆是我第一次见到实物家谱,虽然自己家族也有一份前几年刚修完整的家谱,但是族上对于家谱管理十分严格一直没有机会见起真面目,这次看到实物,顿时对于家谱的结构,框架,排版十分感兴趣,由于对于读家谱还不是很了解,于是请教王老先生,才知道家谱有固定的内容和体例,其布局严格而清晰。一般都有家族的姓渊源、世系、人物小传。明清以后,祠堂、坟茔、族规、族产等进入家谱。

这涉及到十分庞大的信息数据,因为有很多部族现有数千人甚至上万人口,而少则十多代(世)多者20多代(世),如何把这些信息按照一定的顺序罗列于线性叙事的页面上,这对于我们的祖先来说是非常大的考验,我们对于信息历来缺少理性和逻辑性,但是家谱的“设计”却是例外,对于家谱同时,出现了5世1图的谱系法。就是每页 记载5辈,叙完前5辈,再叙后5辈,5辈5辈地往下叙。父子关系上下直排,兄弟关系左右横排,所谓“直书父子横书兄弟”,说的就是这个规则。旁系或者是直系的都有红线贯穿(王老先生介绍,红线是后来手绘上去的,以及会增加个别的小信息,这些都可以在印刷完之后在做,因为这样手工排版易操作)图表排列完毕,用小字将族人的简明情况注于名字的旁边 。标注的内容一般包括:字(旧时,文化人不但有名,同时有字)、行(排行 第几)、生卒年月、娶(配偶情况)、子(生几个儿子,女儿就不计了)、葬(墓地位置)、宦绩(功名情况)、学业品行、节孝等。

由于我也只有看到个别家谱页面,所以对于整个家谱的“信息设计”并没有一个系统的了解,还望有识之士提供更多的信息和探讨。

附家谱介绍:

家谱,又叫族谱、宗谱、家乘,书名谱牒。家谱,是同宗共祖的血亲集团以特殊形式记载本族世系和事迹的历史图籍。家谱记载了血缘宗族内按辈分排列的人际关 系,记载了血缘宗族以父系为主体的繁衍生息历程,是家史和家族文化的重要载体。较大的家族中,同一近祖的各房、各支单独修纂的家谱,叫支谱、分谱、房谱、 小宗谱。同一远祖的全族家谱,叫通谱、会谱、同宗谱、大宗谱。房家村保存下来的《马氏家谱》,属同宗谱。
    家谱历史久远。在甲骨文和金文中 就已出现家族世系的零星记载,实际是家谱的雏形。至迟在西周,成文家谱已经出现,一般称为古代谱牒。魏晋至唐,谱牒兴盛,成为选人取仕委任官吏的重要依 据,研究和纂修谱牒也成为一种专门学问,叫“谱学”或“姓氏之学”。我们现在看到的家谱,都是宋元以后的近代家谱。古代家谱在唐末五代衰绝了,“盖自唐 衰,谱牒废绝”,见不到了。“废绝”的主要原因,是旷日持久的战乱。
    宋代是家谱发展史上的重要时期。赵宋王朝换了章法,不重门第,量才用 人,家谱也就从“别选举、定婚姻、明贵贱”的社会政治功能,转变为“尊祖、敬宗、收族”的伦理道德教化功能;家谱的编纂方式,也从主要由官府纂修收藏,改 为主要由家族纂修收藏。宋代著名学者欧阳修、苏洵、黄庭坚,都曾亲修家谱。他们在总结前人修谱例则的基础上,另创谱法,奠定了后世修谱的基本体例格局。
    明清到民国,民间广修家谱。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特别是江浙赣皖一带,几乎是姓姓修谱,族族修谱,连少数民族也纷纷效仿,修谱成为民间重要的文化活动。作为确认族人血缘关系、“敬宗收族”,团聚族人的依据,家谱被人们奉为传家之宝。


2009世界设计师北京大会· 北京文字设计2009主题展

Posted: October 20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展览 活动 | No Comments »

1235a8ad23bg213

2009世界设计师北京大会· 北京文字设计2009主题展 Beijing Typography 2009 

主题:文字设计 / 与新生活的团和   Typography / Unity with New Life 

德国著名文字设计家雅恩·齐措尔德 Jan Tschichold 在其1928 出版的深具影响力的著作《新文字设计》(The New Typography )里写到:(文字设计)与生活的团和:部分属于并谐和与整体--对单一部分与整体的任意切割对我们来说是再不可接受的了。 ……文字设计也必须使其自身成为当下创意领域的一部分。” 

结合20世纪20年代欧洲现代主义运动以来生活所发生的重要变化和革新,雅恩·齐措尔德探究文字设计与生活的因果关系,提倡新文字设计的设计原则和文字设计与其他创意领域进行互动。 

近一个世纪过去了,虽与大工业革命的社会背景不同,但此刻我们却同样感受到21世纪信息化、数字化生活所带来的新鲜与混杂,我们今天所面临的社会变化对设计所带来的冲击不亚于齐措尔德所处的时代。文字设计,作为信息交流的方法,提升着书籍、海报等传统媒介并更深地渗透到空间、互动、影像等大众新媒体。无论是作为文字还是图像,作为形式还是观念,世界范围内的当代文字设计都呈现出崭新的面貌。设计师们或坚守回望,或前卫突进,催生了形形色色的、关于新文字设计的理解和争论。 

汉字亦书亦画,声文并茂。作为一种融象形、会意、 形声一体的文字系统,在其五千年的悠久历史发展中,汉字产生出了高度成熟的书写文化与最早的木活字印刷文化。把书法看作是高端艺术的观念曾广泛地传播和影响到许多国家。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拥有数万个个体的汉字又克服了种种技术困难,从机械印刷迈向了数字化生产。 

今天,诸多问题摆在拥有丰厚文字设计遗产的中国设计师面前:面对技术与人文环境的改变, 文字设计意味着什么? 面对电脑的普及和文字的电子化,是不是人人都可以是设计师? 文字对广义视觉文化的价值如何?新的生活对文字设计、对设计师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为了展示世界范围内多年来对文字设计不懈的研究和尝试,作为深具影响力和活力的设计师,我们真诚地邀请您参加与新生活的团和” 2009北京文字设计主题展。这将是中国举办最具影响的大规模文字设计专业展览。 

我们希望,在与世界多语种的文化艺术设计作品的交流之中,作为世界上拥有最大使用人群的文字系统,汉字将被激发出其在当代的视觉表现力和文化凝聚力, 这也许是提升中国视觉文化设计品质的关键之一。 

展览作为北京文字设计2009展作为北京世界设计大会的重要专题活动: 

200910月即将召开的北京世界设计大会中,提出了的主题。「人言」为「信」。信,一种古老而传统的信息传达方式;信,代表「沟通」;也寓意「真诚」, 也象征「信息」的沟通与「信念」的传递。在 XIN-信」的主题下,为谋求透明与互信的对话及跨界的全球设计合作,为创造公正、和谐的今日世界,2009 北京世界设计大会将探讨传达设计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估计届时将有世界范围内的4000多名听众参加。在大会期间,我们也会寻求机会讨论文字设计的设计方法与价值。 

展览总策展人:王敏

展览策展人:王子源


2009法兰克福书展/中国主宾国

Posted: October 20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品牌设计, 展览 活动 | No Comments »

12501234043g215

Image: liuyang   

为期6天的2009法兰克福书展13日晚在法兰克福会展中心开幕。中国首次作为书展主宾国派出了庞大展团参展。共有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7300家展商将在展会期间进行图书交流和版权贸易。书展主办方预计今年展会参观者人数将达到30万人。

这次的书展主宾国的标志设计和视觉整体设计是由华裔德国设计师刘扬设计实施的,她为这书展主宾国设计了具有中国特色,当不失现代语言的视觉形象。在展览期间她还被邀请在法兰克福书展期间举办《刘扬海报展》,展出刘扬多件在各国际大赛中获奖海报作品,《东西相遇》,通过简单诙谐的图形语言让人了解中德之间的文化之差异。还有《中国图书3000年历史》新书发布会,图书的设计者也是刘扬,期间刘扬还应邀参加图书设计的论坛。

感谢刘扬提供信息

DEU Buchmesse


2009世界设计师北京大会· POST__:当代国际海报回顾展

Posted: October 20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展览 活动 | No Comments »

1246d322818g213

 

POST__:当代国际海报回顾展 POST__: Contemporary International Poster Retrospective

“POST__:当代国际海报回顾展”旨在展现世界海报设计的当代图景,展出30年间,世界范围内的著名获奖海报作品,同时邀请国际知名设计师、团体的经典代表作参与这项国际海报的回顾性活动,汇聚了不同文化背景与设计风格。我们期望通过这一囊括全世界30年来最重要的经典设计作品的设计交流事件能跨越不同的文化和语言,共同促进国际视觉文化的交流,展现30年以来世界平面设计领域的风起云涌。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当代经典设计图像也将重现,通过在80年代以来中国当代海报图景的汇集。当代中国设计作为中国改革开放这一激动人心进程的见证者与参与者,在各个历史时期留下大量图像,展览浓缩了当代中国平面设计30年“改革开放”的历程。

“POST__:当代国际海报回顾展”也得到了全世界一些最重要设计活动,包括纽约字体指导俱乐部、东京字体指导俱乐部等证明设计竞赛,以及全世界的著名设计双年展的大力支持,它们将成为展览的合作伙伴,这使得“POST__”展具有最大的多元性、当代性与文献性,成为全球现今最高水准设计的海报盛会。 同时,该展览的策划者与撰稿人包括了在世界各地生活与工作的中国设计师,第一次,通过近30年成长起来的、在全球设计领域展露身姿的当代中国设计师的目光,来重新审视与定义当代世界设计的历史图景。“POST__”在北京的汇聚与演绎,也必将提升中国当代设计的专业水准与国际影响,成为中西方平面设计的巅峰对话。

中国有自身独特的海报历史与视觉文化,可以说,中国的“海报”同样也融合了中国与西方在历史上出现所有户外设计媒介特性的文化意味。在本展览中,“POST__”既指向了POSTER的信息POST(张贴)意义,同时也意味着“后海报时代” 的来临。可以说,这是一次“后海报媒介时代”的海报设计回顾性研究,并汇聚国际平面设计的前沿思考,探索在今天的数字时代,海报作为一种媒介其新的可能性,这种反思显然将给全球平面设计带来新的启示。 作为第23届Icograda北京世界设计大会期间一系列重要周边展览之一,“POST__:当代国际海报回顾展”将于10月24日在国家大剧院水下廊道展厅开幕,展览的出版物将同期推出。在北京的展期结束之后,该展览将在全国巡回。

——————————

总策展人

王敏

联席策展

李根在、方宏章、蒋华、潘沁、毕学锋、韩绪、陈正达、陈超宏、曾辉、林存真


中国字体,chinesische Antiqua/之 “坎坷命运”

Posted: October 20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历史, 字体设计 | No Comments »

        “友谊体坎坷命运余秉楠 口述 本报记者 整理友谊体是我在前民主德国留学期间为祖国设计的一套字体,作为中国第一套拉丁字母印刷体,它曾通过前民主德国使馆以国礼的形式赠送给我国文化部,但这套字在国内的命运非常坎坷。

        1956年,我从鲁迅艺术学院毕业,并通过文化部的考试被派往前民主德国莱比锡平面设计与书籍艺术大学深造。在我学习期间,前民主德国总理格罗提渥访华,恰逢中国汉语拼音化,他受周恩来总理之托,为中国培养一位能设计拉丁字母印刷字体的留学生。回到德国后,他将这一任务交给了我的导师卡伯尔教授,根据导师的要求,我创作了一套字体。在设计这套字体时,我借鉴了中国书法和传统图案纹样的特点。虽然是拉丁印刷字体,但看上去像是用毛笔书写的一样,有顿笔、有轻有重,两边还有些饰线,排在一起就产生了波浪形,充满了动感与韵律。由于设计风格独特,这套字曾获德国当代最佳印刷字体奖

            学校把这套字做成了铜模和铅字。当时,我还用这套字排印了一些书,后来德国的同学也排印了一些书寄给我。1962年,我回国,任教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63年,这套字的铜模和铅字也运回来了,并以国礼的形式赠送给我国文化部。当时,它存放在文字改革委员会(现已更名为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可惜的是,不久,文革就开始了,这套字也就一直没怎么派上用场。文革结束后,我想把这套字要回来用于教学,但已经找不到了,领导换了好几茬,谁也说不清楚到底在哪。

          直到1986年,我的导师来中国讲课,听说这套字流失了,特地从莱比锡平面设计与书籍艺术大学的工厂中找出这套字,交给当年中央工艺美院院长。当时,这套字存放于学校的印刷厂,由于印刷厂设备简陋、生意不佳,仅仅是印印名片、报表之类。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学校将印刷厂设备卖给一家县里的印刷厂,其中也包括我设计的那套字。得知消息后,我和同事一起赶到那家印刷厂,追回来了一部分,但有些已经找不到了。友谊体虽然是中国第一套拉丁印刷字体,由于历史的原因,它在国内基本上没怎么用。如今,它作为历史的见证,封存在我家的地下室里。

————————

以上文字是余秉楠先生给我的一段日前深圳商报关于中文字体设计面临的三大困局一专题中提及到中国字体的文字信息,之后的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已经丢失从县里小印刷厂追回来的不完全的铅字放在中央工艺美院的地下室,在合并到清华大学后丢失,现在已无从查找。这幅字的原稿我在两年前给了北大方正,他们答应制作,但至今没有动静。就这是今天还请教了余秉楠教授,关于这款字体数字化的情况。

专题电子版链接:

http://szsb.sznews.com/html/2009-09/09/content_769733.htm
http://szsb.sznews.com/html/2009-09/09/content_769724.htm
http://szsb.sznews.com/html/2009-09/09/content_769739.htm
http://szsb.sznews.com/html/2009-09/09/content_7697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