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设计,文字排印,平面设计,设计写作和研究

为了信息传达的更加有效 / 交通专用字体。

Posted: January 31st, 2010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信息设计, 字体历史, 字体设计, 平面设计, 设计批评 | 8 Comments »

Bild 4

 

之前有一篇博文是关于杭州新交通设施的设计方案,是由中国美术学院艺术设计院设计的,有不少朋友提出一些异议和不通的看法,主要是关于交通道路标志牌字体方面的问题,之前一直想写一点评论,现在整理了一下补上。

 

西文部分

 

心细的一些朋友已经看出,这个设计方案西文所使用是英国现代设计的最主要代表Gill Sans, 在文字排版方面Gill Sans有着非常好的效果,尤其在一些文学性小说方面。其字形温文尔雅,带有浓郁的英国绅士气质,具有人文主义的构造游走于无衬线和衬线的 Gill Sans更具现代感,这都使Gill Sans成为一款经典的字体。

 

Bild 6

FF Info和Gill Sans的比较

Bild 8

光晕模拟效果下FF Info和Gill Sans的比较,上为DIN 1451下的Gill Sans.

 

但是这款在文学排版方面有着突出优势的字体未必能在交通路牌领域能适应,虽然它也使用在英国的铁路系统,但是由于这款字体的局限性使得在交通系统,这个强调信息准确,有效传达这领域中不能胜任。一方面是,Gill sans虽然相比Helvitica等经典无衬线字体来说,一些字母有着较大的开口,而且x高度也非常不错。但是过于强调人文主义的构造,其一些笔画粗细对于过于强烈,比如e,a等,这在高速移动的时候对于信息的识别速度和准确性会带来干扰。二:Gill  Sans专门是为文本排印而设计的字体,所以字符之间的距离较小,但是这也会到时字体在光晕的干扰之下会黏糊在一起。三:Gill Sans在字母小写l, 大写i,数字1等方面都存在设计缺陷,字形差异非常小,这对于一个强调信息准确度的交通领域是一个致命的问题。

 

之前我也写过一篇关于欧洲主要一些国家交通字体的文章,大家可以发现其中Frutiger DIN是主流字体。先说一下导视系统最主要的代表Frutiger,(我之前有写过一篇关于柏林公共交通系统设计的文章,里面有较大篇幅关于表Frutiger的介绍)这款是为巴黎戴高乐机场专门设计的导视系统专用字体,不管是从信息的准确传达或者是识别速度上都有着非常惊人的优势,但是这款字体字符过于宽,这对于有时须要复杂较长路名的交通路牌来说是非常糟糕的,所以很多地方的交通路牌会采用Frutiger的窄体作为标准字体,比如瑞士的ASTRA Frutiger,柏林地铁的FF Transit,都是用Frutiger窄体进行再设计的。不过表现依然不错。怪不得Erik SpiekermannFrutiger Original视为最爱。

 

德国的交通专用字体是大名鼎鼎的DIIN,其实更为标准的应该是DIN 1451,包括(中和窄两款),DIIN作为德国交通专用字体历来已久,除了这款字体符合德国人的性格之外,最款字体最早的雏形是因为制做方便,DIIN基本型是采用网格系统来完成的,在早期交通路牌制做工艺比较落后的情况下,DIN的网格系统化设计是非常有优势的,而且不错出现太大的差错。


 Bild 5

光晕中DIN 1451FF Info的比较,左光晕下的DIN 1451,中 FF Info,右光晕下的FF Info

 

关于DIN 1451未必是完美的,信息设计和字体设计师Erik Spiekermann在他的著作《 über schrift ,关于字体》一书中,就有对于DIN 的强烈批评,他认为德国社会过于迷信DIN的权威,而忽视其在交通系统中的一些缺陷,顺便提一下的是Erik Spiekermann除了他在字体设计有着突出的贡献,而且他在信息设计也有非常大的影响,他是国际信息设计学院(Internationales Institut für Informationsdesign)的委员会成员,这个组织强调在公共领域的信息设计,比如交通导视系统领域等,所以Erik非常重视信息传达在字体设计,他在文章强调,当时的DIN 1451(德国现在采用的是Erik指导,荷兰设计师Albert-Jan Pool设计的 FF DIN, Erik把自己的理念渗透到这款字体中)笔画过于粗壮,字母的内空间过于小,个别字母的笔画差异太小而导致在有光晕的影响下字体的准确度下降。

 

Erik Spiekermann1996年的时候设计了一款针对交通导视系统的字体,这款字体的委托者是多塞而杜夫国际机场,当年411日因为糟糕的安全出口导视系统的设计,导致17名乘客在火灾中丧生。这个血的教训直接导致机场高层下决心更换整个机场的导视系统,meta设计公司也在6个星期内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这套字体其实是采用了Erik1988年所勾画的一款基础字体。因为这款字体有着良好识别性和准确性,所以后来由Fontfont公开发行的时候称之为“FF Info”

 

虽然各国的交通专用字体是由不同的设计师设计完成的,每个设计师有自己的设计理念和独特的解决方法,但是有一个基本的原则是大部分设计师遵循的,我们通过FF Info来说明一些规律,内争空间,外要位置内争空间的意思是要通过不通的方法扩大字符的内空间,这种解决方法可以通过小写字母的x高度设计的较高,字符内部的空间较宽阔以提高识别性,外要位置是尽可能的增加字符之间的空间,这有点像中国国画中的计白当黑的哲学,这是因为在交通路牌中,夜间的情况下字体很多是通过外部光源的反光而被识别的,所以期间会产生光晕“的物理错觉,所以字符之间不可能靠的太近,要不然会出现相互打架的情况。这就要求字符之间的距离要比传统的字体要大,但是很多情况下路牌使用中要标出复杂的路名,所以在一个有限的空间中,须要交通专用字体的字符比较狭窄,特别是大写字母的字符设计要比较窄。而且FF Info通过削弱笔画的锐角,最大限度的较少锐角所造成的光晕效果。

 

Bild 7

常用的一些交通专用字体

 

除了以上的一个原则之外,提高字体的笔画特征也可以提高字体信息传达的准确性和识别速度。熟知西文规律的设计师都知道,字体的识别性和可读性除了x高度区域笔画之外,上升部也是一非常重要部位,因为上升部加上部分x高度的区域,人们可以通过一些笔画的特征来识别字符。还有就是一些在专门针对光晕的干扰的强调设计,比如小写i大写i,小写l和大写i之间的关系。Erik FF Info在这些方面都有着非常好的表现。

 

 

中文部分

 

因为国内甚少有专门介绍交通专用字体的信息,而且国内交通导视牌系统做的非常混乱。虽然中文字体和西文字体有着不同的设计哲学和理念,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系统,但是很多字体方面方法是雷同的,就像内争空间,外要位置的原则也可以遵循,这一点我们似乎可以通过雅黑字体的设计理念中获得一些可行性,比如齐立在《微软雅黑的设计》一文中中提到首先打破传统结体方式,采用大字面设计,字怀放开,增大内白,使文字方正,布白匀称。由于字体中宫放开,使文字的适用性也随之增强,不但适合小级数文字的使用,更适合屏幕显示。通过用比较放开中宫,使的字符的字面增大,而提高可读性。而采用独创的手法对笔划进行特殊处理,减少交错连笔处的黑度,使字的整体灰度更好,更清晰,更适合屏显。也可以使字体的内空间扩大。当然雅黑是一款屏显专用字体,所以不可能实用于交通导视牌,比如它的字形较常规黑体其字形要宽很多,由于采用了字型扁方,重心平稳,缩减字符之间的距离,这样的话,可以加速视线在字符之间的浏览熟读,行气贯通流畅,比较舒适易读。但是这可能对于交通导视牌来说是一个硬伤。

 

ql04
       

雅黑的设计方法,image:foundertype

 

参考

  • http://www.100besteschriften.de/53_Info.html
  • http://www.typografie.info/typowiki/index.php?title=Schriften_auf_Verkehrszeichen
  • http://www.typografie.info/typowiki/index.php?title=Schriften_auf_Verkehrszeichen
  • http://www.foundertype.com/index/stylist/ql.html
  •  über schriftErik SpiekermannSchmidt (Hermann), Mainz; Auflage: 2004
  • 微软雅黑的设计 齐立,July 20 2009

 

 


Icograda设计大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二

Posted: November 26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展览 活动, 设计批评 | No Comments »

 

Bild 14

 

虽然在这次的Icograda世界设计大会我们看到很多的不尽人意的地方,设计论坛提供信息的混乱,很多展览或者是论坛的计划被更改等,更可恶的是那个美国坏小孩的”David Carson放国人的鸽子(当然他本来就是这种人)。我们欣喜的看到中央美术学院作为最主要的承办方,在这次世界设计大会所呈现出来的一种超强的组织和团队能力。按理来说这样的设计大会本不应该为一所设计院校说承办,但是官方的不作为,使得中央美术学院挑起重担,虽然到大会如火如荼的进展的时候,开始不作为的官方倒是来抢已经现成的成果,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北京设计周的活动,而里面的所有项目和Icograda世界设计大会的活动是重叠的,而其中笼罩着浓郁的官方色彩。

 

经过参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视觉系统设计工作,当时央美的大部分师生都参与这工作,尤其是那些年青的教师们,这使得中央美术学院逐渐形成以王敏教授作为核心的一个超强的团队,而且这几年央美的聚合性增强,吸引了大量的优秀的设计师参与其中,比如蒋华和何君等。而这次设计大会工作中所彰显出来的巨大爆发力,这次很多的设计专业展览,论坛以及活动都是由央美的老师带队参与的,比如王子源老师策划的文字。北京2009,蒋华策划的“Post_当代海报回国展,许平老师主持的中国平面设计文献展等都是学校的教师带领各自的团队完成的。而这次设计大会的整体形象则是由何君来设计的,这些年青的教师能不但在专业上有着佼人的成绩而且他们的个人活动或者是个人组织能力也特别强,这也说明中美通过这几年的建设,尤其是王敏主持之后吸纳了大量的优秀人才,已经成为中国目前最为优秀的设计学院,而在设计大会开幕之前美国《商业周刊》把央美评为世界最佳设计院校之一,这也是对于央美的一种认可,毕竟这是中国大陆艺术院校第一次获得此殊荣。

 

而且这次央美的很多学生参与了这次大会,这次大会邀请了超过100多名的中外设计师,教育家等嘉宾,而且大会期间还有大量的国外访问者以及与会者,这都需要一些外语良好的自愿者帮助,从一个自愿者获悉,这次的演讲嘉宾在设计大会期间每人都配备一名自愿者的,读过艺术院校都知道大部分学生的英语水平非常差,但是这几年央美加强了这方面的学习力度,频繁的对外学术交流和吸纳具有海外学习背景的年青教师,这都使得央美能在这次设计大会筹备,举办上能临乱不危。我相信如此规模的设计大会搁在中国的其他任何艺术院校都很难举办。这些学生不但参与了大量的专业翻译自愿工作,而且很多大规模的展览,论坛的布展,大会期间的信息咨询,大会协调等工作,很多学生加班加点熬通宵,虽然这些工作对于他们现在的学习没有太大的帮助,但是对于以后的工作,团队合作我相信这都是宝贵的经验。

 

想必之下我在大会期间看到的很多学生说表现出来的幼稚行为而感到失望,如果说靳埭强在他个人讲座提问所遭遇的冷漠,是国人的委婉性格所决定。那么我们大量学生对于国外设计师说表现出来的过分崇拜,盲目崇拜则是我们的幼稚所导致,很多年青的学生只要看到老外就拍照,也不知道其为何人,做过什么东西。纯粹为一种盲目崇拜,而且在设计论坛中,只要是设计师播放的照片台下的与会者都要拍照(还好现在都是数码相机,要不的扼杀到多少的菲林片呀),他们也不管这是什么照片或者是很普通的一张图片也要拍,当然这也给台上的演讲者极大的满足感,比较德国设计师Andreas Uebele用极为挑衅是你们的相机快门速度快还是我的遥控器速度快(他是用无线遥控器控制图片),当时听完的觉得心里非常的酸楚,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成熟呢?

后来一位朋友调侃的应该像中央电影学院一样,禁止偶像崇拜,如果那些电影明星或者是导演大师来学习,盲目的索要签名者开除,我们呢?

 



icograda设计大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Posted: November 18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展览 活动, 设计批评 | No Comments »

 

Bild 2

 

所谓的设计界中的奥运会之称的icograda世界设计大会,像过节一样热热闹闹,现在已经过去一段时间,我们是不是静下心来冷静的思考一下,我们获得了什么?我不知道其他的设计师对此有什么感受,与会号称1700专业人士,不包括其中自费参观展览的。但是大会之后未见国内有什么评论或者是评价的。感觉是没有发生似的。其实关于设计大会可以写很多东西,褒义之言语应该不需要我来写了,这个在设计大会期间各大媒体,或者是主办单位向上级的政府汇报中应该都会一一提到,甚至还会具有中国特色

 

这次icograda世界设计大会的主题为,顾名思意为沟通诚信,不过设计大会结束也没有太理解其中意义,这不但是我个人的理解和主旨有误差,和众多设计师沟通时发现,很多人对于大会的主旨缺乏一定认识。而且在众多设计论坛和展览中也没有体现其中的主旨。

 

这次的设计论坛分设计产业论坛设计教育论坛,专业演讲嘉宾近100人。其中设计产业论坛为这次设计大会的重头戏,在2天之内极为密集的举办超过70多场的专业演讲,但是这些论坛并不是在一个地点顺序举行的,而是同一时间分布在中央美术学院的5个不同的分论坛,也就是说所有的与会者只能聆听到5份之一的演讲。当遇到难以抉择的时候,对于与会者来说是极为痛苦的,所以要作大量的前期准备,挑选自己要聆听的演讲人。

 

但是这种称之为国际标准造成了设计资源的极大浪费,实事上我们只享受到了5份之一的共享资源,而且这次时间紧促,安排每个演讲人只有40分钟的演讲时间,很多演讲人还没有展开和深入探讨课题的时候就结束了。更糟糕的是这次很多演讲人走穴现象严重,比如像荷兰的女设计师Irma Boom,她大会的前几天在上海的社会能量展,深圳的“GDC 2009“展都作过同样的演讲。其实有很多演讲人都有这样的现象,那就是滥竽充数严重,很多演讲嘉宾不断的重复自己在其他各地的演讲内容,笔者听了10多个专场,说实在能让我记得住的演讲真的很少,发觉很难感受到大会主旨在这些演讲中得到体现,他们大多数只是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工室的作品作品和发展历程。现场除了数码相机的不断闪烁让他们得到极大的满足之外,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我们有时要叩心自问,是谁宠坏了他们?

 

当然也有一些十分精彩的演讲,比如日本元老设计师杉浦康平,他给我们带来了他的研究成果(当然笔者并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其他地方做过这样演讲),但是内容是非常吸引人,更多是杉浦康平作为一个东方人对于东方文化的思考和研究,而他又是非常熟悉欧美设计准则的(杉浦康平早年留学德国,他应该是日本早期设计界中最欧化的设计师)他借用设计大会这样的一个平台,用现代语言和简单易懂的图解方式来推广泛亚洲文化,尤其以儒家和道家为代表的中国和日本,以及佛教的发源地印度,这些国家的设计哲学和设计理念,这对于提升整个亚洲文化的世界影响是非常重要的。其实研究亚洲文化的学者和设计有很多,但是如何通过正确的方式推广这些研究和哲学,这的确值得我们探讨。特别一提的是靳埭强先生的演讲,也非常不错,特别是他在大会之前在央美地下层的专场不错(相信很多人听过),让我对于很多东西有新的认识。

 

之前笔者已经写了认为比较好的几个展览文章,当然还包括中国最美的书展和“AIGA中国展,前者由于当天时间太急,而且忙于和别人沟通未能仔细欣赏,而“AIGA中国展须排队入场,缺乏耐性的我只能撤。“北欧设计展”也不错。这次设计大会一共有27个所谓的专业设计展,但是大部分的展览让我失望,拼凑,临时性,非专业性等只能使大部分的展览成为“外门人看热闹”。我们又错失了通过“设计”启蒙和教育我们民众的大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