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设计,文字排印,平面设计,设计写作和研究

纪念包豪斯创立91周年暨中国现代艺术与设计发展国际研讨会

Posted: September 16th, 2010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展览 活动 | No Comments »

图片 2

纪念包豪斯创立91周年暨中国现代艺术与设计发展国际研讨会

“包豪斯”自1919年创立以来,其艺术思想、教育理念一直对世界产生着影响。因为其中的“乌托邦”和“激进”性质,多年来它又在各个区域产生了很多的歧义,在中国也不例外,充分讨论这些歧义产生的原因,总结研究包豪斯艺术思想的遗产和真相,可能会给当代思想带来新的收获。

“包豪斯”的影响不仅体现在建筑、设计上,还与造型艺术有着深刻的关系,研究这些关系,可以讨论这些专业、学科之间在当代的新的联系;值得注意的是,包豪斯还与中国现代化进程密不可分,工业化背后是人的命运,从社会学角度考察中国与包豪斯的关系,对于理解中国社会有一种特殊的维度。
有鉴于此,我们将在“包豪斯”创立91周年之际举行国际研讨会,并举办“90年包豪斯道路-历史/遗泽/世界和中国文献展”。活动邀请德国、美国、香港、台湾、澳门和中国大陆等地的包豪斯专家学者莅汕研讨,共同探讨包豪斯对世界特别是对中国艺术和设计发展的影响与启示。

论坛时间:2010年9月27日- 9月29日
地点:广东省汕头市汕头大学学术交流中心
展览时间:2010年9月27日- 10月10日
展览地点:广东省汕头市汕头大学美术馆
主办: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参会办法
报名时间:2010年9月10日前
报名方式:电话或邮件
联系电话:0754-82903225转1056
电子邮件咨询:zhuangwei@stu.edu.cn
活动网站:www.ckad.stu.edu.cn


Erik Spiekermann从业设计30周年。

Posted: February 4th, 2010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信息设计, 品牌设计, 展览 活动, 设计历史 | No Comments »

eye_doppel

Image:EYE Magazine

德国著名设计师Erik Spiekermann从1979年创建MetaDesign到退出MetaDesign,2002组建United Designers Network,  2007更名Spiekermannpartners, 到2009重组公司和荷兰设计公司EdenDesign合并成 EdenSpiekeramm已经走过了30年,英国的设计杂志EYE magazine作个一个专辑介绍这段历史。而且还作个一个时间年表。

Bild 4

——

eye_screen


Helvetica. A New Typography?

Posted: January 26th, 2010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历史, 展览 活动, 平面设计, 文字排印 | No Comments »

Bild 1

imagedhub-bcn.

 

虽然2007年世界各地都由不同则重点的介绍Helvetica,或者是举办Helvetica的展览,但是对于Helvetica研究在很多地方热情依旧不减,“Helvetica. A New Typography?” 这是位于巴赛罗那的Disseny Hub Barcelona组织举办的一个关于Helvetica的一个展览,除了播放Helvetica纪录片之外,这个展览收集了大量的由Helvetica排印或者是关于Helvetica的平面设计资料,包括图书,海报,企业形象设计等。

Bild 2

imagedhub-bcn.


海牙设计中心-设计研究项目的“设计与政府”

Posted: January 22nd, 2010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展览 活动, 平面设计 | No Comments »

Bild 2

海牙的“设计与政府”项目海牙设计中心于2009年主持,策划的一个长时间的研究性设计项目,因为海牙作不但是荷兰中央政府的所在地,也是欧洲众多政治机构的所在地,海牙设计中心计划从2010年至2018年,研究国际范围内的政府与设计之间,政治和设计之间,各欧盟各国之间的关系等,从文化,经济和社会的角度去思考,设计在政府里所发挥的作用。 2010年夏天起,每两年都会在工业设计,建筑设计和视觉传达设计等领域举办各类的展览,出版物,演讲和辩论,workshop和纪录片。

Bild 1

而且每两年会选择一个欧盟成员国的一个重要首都最为活动中心城市:柏林(2010年),斯德哥尔摩(2012),巴黎(2014年),伦敦(2016年)和罗马(2018年),并且和各个政府部门,设计机构,设计院校,民间部门进行合作。每一个站点都会有一个数据评估。五个版本的最终评价将提交的报告,在2018年底前向欧洲联盟。通过该报告建议和研究,可以改善设计各部门之间关系,以及政府性和各设计机构之间的关系,以期提高设计在政府部门,城市发挥更大的作用。

2009年柏林白湖设计学院已经作为这个项目的合作者进行一些课题的研究和设计,这其中研究德国联邦政府,各政党之间的关系,联邦政府的运作,并使之视觉化。通过这个课题政府可以最大的可能让更多的民众了解其运作和各政策实施。2010年柏林艺术大学,柏林白湖设计学院将作为柏林东道主,跟多的参与这个大型设计研究项目中。


»Best of Newspaper Design«

Posted: January 22nd, 2010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展览 活动 | No Comments »

abendblatt_innen

 Axel Springer出版社举办的全球最佳报纸设计»Best of Newspaper Design«的展览在汉堡的Axel Springer总部举办,届时大家可以看到来至43个国家(地区)的364种不同语言的优秀报纸。


Icograda设计大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二

Posted: November 26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展览 活动, 设计批评 | No Comments »

 

Bild 14

 

虽然在这次的Icograda世界设计大会我们看到很多的不尽人意的地方,设计论坛提供信息的混乱,很多展览或者是论坛的计划被更改等,更可恶的是那个美国坏小孩的”David Carson放国人的鸽子(当然他本来就是这种人)。我们欣喜的看到中央美术学院作为最主要的承办方,在这次世界设计大会所呈现出来的一种超强的组织和团队能力。按理来说这样的设计大会本不应该为一所设计院校说承办,但是官方的不作为,使得中央美术学院挑起重担,虽然到大会如火如荼的进展的时候,开始不作为的官方倒是来抢已经现成的成果,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北京设计周的活动,而里面的所有项目和Icograda世界设计大会的活动是重叠的,而其中笼罩着浓郁的官方色彩。

 

经过参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视觉系统设计工作,当时央美的大部分师生都参与这工作,尤其是那些年青的教师们,这使得中央美术学院逐渐形成以王敏教授作为核心的一个超强的团队,而且这几年央美的聚合性增强,吸引了大量的优秀的设计师参与其中,比如蒋华和何君等。而这次设计大会工作中所彰显出来的巨大爆发力,这次很多的设计专业展览,论坛以及活动都是由央美的老师带队参与的,比如王子源老师策划的文字。北京2009,蒋华策划的“Post_当代海报回国展,许平老师主持的中国平面设计文献展等都是学校的教师带领各自的团队完成的。而这次设计大会的整体形象则是由何君来设计的,这些年青的教师能不但在专业上有着佼人的成绩而且他们的个人活动或者是个人组织能力也特别强,这也说明中美通过这几年的建设,尤其是王敏主持之后吸纳了大量的优秀人才,已经成为中国目前最为优秀的设计学院,而在设计大会开幕之前美国《商业周刊》把央美评为世界最佳设计院校之一,这也是对于央美的一种认可,毕竟这是中国大陆艺术院校第一次获得此殊荣。

 

而且这次央美的很多学生参与了这次大会,这次大会邀请了超过100多名的中外设计师,教育家等嘉宾,而且大会期间还有大量的国外访问者以及与会者,这都需要一些外语良好的自愿者帮助,从一个自愿者获悉,这次的演讲嘉宾在设计大会期间每人都配备一名自愿者的,读过艺术院校都知道大部分学生的英语水平非常差,但是这几年央美加强了这方面的学习力度,频繁的对外学术交流和吸纳具有海外学习背景的年青教师,这都使得央美能在这次设计大会筹备,举办上能临乱不危。我相信如此规模的设计大会搁在中国的其他任何艺术院校都很难举办。这些学生不但参与了大量的专业翻译自愿工作,而且很多大规模的展览,论坛的布展,大会期间的信息咨询,大会协调等工作,很多学生加班加点熬通宵,虽然这些工作对于他们现在的学习没有太大的帮助,但是对于以后的工作,团队合作我相信这都是宝贵的经验。

 

想必之下我在大会期间看到的很多学生说表现出来的幼稚行为而感到失望,如果说靳埭强在他个人讲座提问所遭遇的冷漠,是国人的委婉性格所决定。那么我们大量学生对于国外设计师说表现出来的过分崇拜,盲目崇拜则是我们的幼稚所导致,很多年青的学生只要看到老外就拍照,也不知道其为何人,做过什么东西。纯粹为一种盲目崇拜,而且在设计论坛中,只要是设计师播放的照片台下的与会者都要拍照(还好现在都是数码相机,要不的扼杀到多少的菲林片呀),他们也不管这是什么照片或者是很普通的一张图片也要拍,当然这也给台上的演讲者极大的满足感,比较德国设计师Andreas Uebele用极为挑衅是你们的相机快门速度快还是我的遥控器速度快(他是用无线遥控器控制图片),当时听完的觉得心里非常的酸楚,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成熟呢?

后来一位朋友调侃的应该像中央电影学院一样,禁止偶像崇拜,如果那些电影明星或者是导演大师来学习,盲目的索要签名者开除,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