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设计,文字排印,平面设计,设计写作和研究

Metadesign和柏林公共交通系统设计/上

Posted: October 19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品牌设计, 字体设计 | No Comments »



Metadesign和柏林公共交通系统设计

关于柏林公交公司(BVG)

柏林地铁(Berlin U-Bahn)于1902年运行,与柏林S-Bahn(轻轨)同为柏林公共运输系统骨干。后来连同其他的交通系统成立柏林公交公司。柏林的交通系统在二战期间遭到巨大的损坏,在东德和西德成立之后,原先的公交公司拆分为西柏林的公交公司(BVG)和东柏林的公交公司(BVB)独立经营,在东西德国统一之后西柏林的公交公司和东柏林的公交公司进行重组成立新的公交公司,成为欧洲最大的公共交通公司,由轻轨,地铁,有轨电车,公交车等组成的公共交通使得柏林拥有世界上最为复杂的交通系统网络。目前柏林公交公司掌管着9条地铁,20多条有轨电车和200多条公交车线经营。由于处于冷战的僵持和敌对状态造成交通长时间不能互通,而且有很多西柏林地铁可以通过的车站通道被封锁和管制。造成很多地铁或轻轨站内部导视系统十分混乱。一些边界的车站根本没有什么导视系统。
1989年年柏林墙事件直接导致东西德的重新统一,但是由于东西柏林合并来得非常突然,一些处于曾经边界状态的车站突然间交通互通,很多通道匆匆忙忙的被重新打通,但是导视系统并没有进行科学的设置和设计,很多站牌都是临时手写的。导致很多旅客在一些大的车站里花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自己所需的信息,以及各自长期独立运作造成乘客对于合并之后的企业形象极为模糊,如何重新疏通各条地铁和各个交通站点以及对各类资源如何进行新的调配成为很棘手的问题。所以新的柏林公交公司形象急需一个统一的企业新形象和清晰有效的公共交通导视系统,1992年柏林公交公司委托德国著名的设计公司Metadesign对其形象进行全面整合。整个项目涵盖了从公共交通工具,地铁、有轨电车等各类车站,信息、空间导视系统到交通图,交通时刻表,Metadesign对柏林公交公司进行的全面的重新规划和设计。柏林公交形象设计和信息导视设计堪称当时德国最为复杂和规模最大的设计项目,直到1997年这项复杂的项目才得以完成。

MetaDesign: MetaDesign是欧洲顶级的品牌战略咨询公司,在业界极其受人尊崇,Metadesign最早是由设计师Erik Spiekermann于1979年和Florian Fischer und Dieter Heil在柏林创立Metadesign工作室发展起来的,到1990年女设计师Uli Mayer-Johanssen,Hans Ch. Krüger的加入更名为MetaDesign plus。后来改名为MetaDesign。在后来的几年MetaDesign在伦敦和苏黎世设有分公司以及负责北美设计业务的旧金山MetaDesign公司,目前MetaDesign在全球的雇员230多名,它是欧洲最大的平面设计和品牌战略咨询公司。Metadesign为众多欧美大型的公司品牌设计提供专业服务,比如大众公司,DHL(敦豪快运),德国联邦政府,西门子公司等世界500强和政府机构。由于Metadesign由于成功的品牌战略咨询对于德国乃至欧洲的设计都有深远的影响。2000年7月,Spiekermann退出了柏林MetaDesign的管理层。

企业标准字体

FF Transit

柏林公交公司所采用的家族字体是FF Transit(运输体),是一款高度清晰易读的字体,人们可以在快速移动过程中识别信息而确定位置。柏林公交的系统和部门繁多,所以新的字体系统不但要符合公共导视系统,交通时刻表的应用需要还有能够在平面印刷和大篇幅正文具有很好的阅读性。这套字体是由Erik Spiekermann,荷兰字体设计师Lucas de Groot和Henning Krause以著名的Frutiger无衬线字体为蓝本专门为柏林公交公司交通导视系统设计的字体。还设计了一套新的斜体,并且扩充了原先的字体家族,此外还通过改变其字体宽度和间距,以加强字体其能在不同的情况的识别功能。

Transit字体的字型比Frutiger更加修长,而且笔画粗细变化更大,远距离的识别性更强,其中小写字母i、Ö、Ä、Ü方点变成原点,旨在加强识别性和易读性。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这款字体对于光晕对字体影响进行了差异化设计。由于这套字体系统很多是在地铁车站中使用,车站内部灰暗很多情况下必须使用内置光的灯箱,在一般情况下由于人们的错觉影响,认为黑底上的白方块要比白底上的同样大小黑色方块大一些,这是因为白色的色彩会膨胀,而黑色会收缩。所以大家应该都有这样的视觉习惯,就是同样大小的白色字体在黑底上比黑色字体在白底上要粗壮一些。为了在信息传达时有相一致的视觉效果,MetaDesign的设计师们专门为柏林公交公司设计了两套字体,Transit阳体(适用在白底上)和Transit阴体(适用在暗色底上)。Transit阴体要比Transit阳体的笔划上更加的纤细一些而且字距更大,以获得更大的空间,以平衡视觉错觉。旨在降低在灯箱内光照射情况下(也包括外界光)光晕对信息准确性读取的影响。所以这套FF Transit更加适合于公共交通,公共场所的环境导视系统。FF Transit由FSI fontshop国际发布。

Frutiger:

Frutiger无衬线体是1970年法国戴高乐机场委托侨居法国的瑞士著名字体师Adrian Frutiger为其导视系统而设计的新字体,导视系统要求字体能在远处和不同角度都具有较高识别度。Adrian Frutiger研究和分析了各类字体的优和劣,并没有继续使用自己50年代设计的经典无衬线字体Univers,而是专门为导视系统设计了一款全新的字体。这个新字体最初命名为Roissy,于1975年完成,并全面的应用在戴高乐机场的导视系统上。Roissy共有正常体,半粗体,粗体和斜体,这款字型基本上继承了Adrian Frutiger设计的Univers无衬线字体的比例数值和整洁美观的特点。并且在此基础上吸收了Gill Sans(1930,Eric Gill 设计)和Optima(1958, Hermann Zapf设计)等字体的人文主义特征,人文主义字体是无衬线字体中最具书法特色的,更强烈的笔画粗细变化和开放性,清晰的形态。因此Frutiger的字型特点是有着极为优雅完美的轮廓弧线,笔画粗细变化比较大,开放性,相对于同一时期的强调精确和理性显得相对冷漠的无衬线字体,拥有优美的曲线的Frutiger更符合法国的浪漫优雅的气质,更有现代主义特征的和人文气质。

       Frutiger的大写字母的高度略低于小写字母的上沿线,而且有着非常大的x-height(x-高度),这样使得小写字母的面积增大,字体的内空间扩大,在同样的磅数之下更具识别度,这就是为什么很少的导视系统会像Furtura这样的无衬线字体了,虽然Futura在正文有着非常不错的可阅读性,但是X-高度太小,导致小写字母在同磅数下偏小,不易识别。比如罗马中央火车站使用的则是Futura字体,姑且不说由于X高度太小而导致识别性小,而且由于Futura的小写字母的a是采用手写字型,和字体O在远处的时间效果十分接近,而会出误读。可能为了字体更加醒目,比如罗马中央火车站采用了Futura特粗体,由于笔画过粗加上强烈的光晕的作用导致比如象g,e,i,j等字体笔画相互影响而严重影响阅读。而且较大的X-高度比较适合德文的阅读习惯,因为在德文中的句首和每个名词的第一个单词必须使用大写字母,大量的大写字母会影响文章的文字的灰度,带来视觉上的不和谐。Frutiger另一个特征就是字母的开口很大,特别是大写字母C,G,S,和小写字母a,c,e,s 比起其他的如Univers无衬线字体的开口更开放性,由于像univers或者Helvitia的字型的C,G,S,和a,c,e,s字型处于封闭式开口,在一定的距离和光晕的影响下,开口会交织在一起,字母的识别度受到很大的影响,会出现误读现象,这对于公共导视的信息读取的准确性大大打折。Frutiger则很好的避免了这类情况的发生。而且Frutiger的字距相对来说较宽,因此很容易与其他字母区分,使得这款字体在公共空间具有更高识别度。这字体后来更名为Frutiger,Frutiger字体家族于1976年首次由Stempel字体公司连同Linotype公司发布。由于非常高的识别性,Frutiger为尊称为“机场字体”。因而大量被应用在各类公共交通导视系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