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设计,文字排印,平面设计,设计写作和研究

字体与时尚

Posted: July 4th, 2010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品牌设计, 字体历史, 字体设计 | 1 Comment »

by Hongzhang Fang & colourphilosophy,原文刊于《MEN’S UNO》杂志6月号

切莫以为时尚的世界只有设计之战、品牌之战、潮流之战。衬线还是无衬线,或是手写字体,当我们比对各家时尚品牌的logo字体时,也能依稀闻到江湖门派的硝烟。

当今最为著名且无所不在的字体,莫过于1957年诞生于瑞士Helvetica。英国导演Gary Hustwit2007年拍摄了纪念其诞生50周年的同名纪录片,并获得了出奇的好评。我们今天熟悉的Windows默认字体Arial,即为Helvetica的廉价版。TOYOTA3MGEMUJILufthansa等国际品牌都把Helvetica作为logo字体。跟随了国际主义风格闻名天下的Helvetica,却唯独不受时尚界青睐。川久保玲的Comme des GarçonsAmerican Apparel是少数使用Helvetica作为logo字体的品牌,盖因其品牌较新,且来自亚洲或美国。而欧洲那些标榜自己历史悠久文化深厚的品牌,却并没有与时俱进。只有到了60年代绽放的FENDI,使用略微拉长了的Helvetica字体作为logo。从这一点来说,时尚界是何其保守的一个行业啊。

虽然金融危机让奢侈品行业在欧美发达国家很受伤,但中国的超级强大购买力和消费水平却让他们看到了希望。2009年中国大陆的奢侈品市场近百亿美元。中国将在五到七年时间内成为世界最大的奢侈品市场。对于很多国人来说,最郁闷的莫过于比较难记住这些品牌的标志。奢侈品牌往往在标志上力求精简,色彩低调,造型相似。很多品牌由家族作坊发展而来,初期常采用独具特色的家族标识,但为了国际化,他们会改用字体标识作为主要的识别符号。谨慎选择过的字体,对拉丁语系的消费者来说,所透露出的信息和内在气质大不相同。Giorgio Armani的典雅,Ermenegildo Zegna的精致,Yves Saint Laurent的前卫古典,VERSACE的时尚,Calvin Klein的简约……

一些具有百年历史的品牌,总是强调自己传统的工艺和优良的设计,这些气质和风格也体现在其标志上。诞生于18世纪的现代衬线modern serif)字体成为了一个很好的选择。最著名的有法国的Didot 和意大利的Bodoni,他们继承和复兴了古典主义的理念,在设计上强调简洁理性,笔画粗细对别强烈,衬线的转角犹如机械加工般精确,透出极强现代感的同时又保留了衬线这一传统元素。现代衬线字体对那些追求亦古亦新和完美细节的奢侈品牌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流淌着法国血统的Didot字体伴随巴黎成为世界时尚的中心,被大量使用,如时尚杂志《Vogue》、《Harper’s Bazaar》、《ELLE》等,后来更成为 ArmarniBurberry等众多高端时尚品牌的最爱。其它衬线字体也深受欢迎,比如具有罗马宫廷式的奢华、高贵雍容的VALENTINO和同样有着罗马贵族气息的Bodoni字体简直是绝配。Ermenegildo Zegna则独钟于Walbaum字体,成为品质的象征。顶级品牌纷纷使用衬线字体,对于后来者倒成了搭便车的捷径。快速时尚ZARA用了过渡主义衬线装饰自己。比GUCCI年轻60岁的美国品牌GUESS,除了在拼写上接近于GUCCI,在logo字体上也十分相似。如果不是GUESS另有三角形的设计元素,那真是很容易和GUCCI混淆起来。 只有瑞典人有骨气,用了少见的手写字体作为H&Mlogo

作为七八十年代法国高级成衣的代名词——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他用巴黎左岸创新、时尚的独特风情开创了色彩缤纷、浪漫高雅的圣罗兰时代。好马配好鞍,一个奢侈品牌当然需要一个优秀的品牌设计。60年初期,伊夫·圣罗兰创立时就聘请了当时法国平面设计界最为著名的设计师A. M. 卡桑德(Cassandre)为其品牌形象亲自操刀。卡桑德同样是巴黎的骄傲,可以说卡桑德就是法国平面设计界的伊夫·圣罗兰,他在二战前后一直都是法国平面设计界的领军人物,他的Dubonnet红酒的广告设计,开创了法国独特的浪漫设计先河。卡桑德和时尚界有着较深的渊源,在30年代末的时候他就是Harper’s Bazaar的艺术指导。他在职的那几年定义了这本时尚杂志的基调。1963年为伊夫·圣罗兰设计标志时他已经60多高龄了,他设计的三个曲线字母的连接造型成为时装风格的新标志。这个标志除了非常独特的组合之外,而采用的字体也不同于其它品牌。卡桑德并没有采用传统的衬线,而是采用了一种人文主义无衬线字体。所谓的人文无衬线指的的是削弱无衬线字体的笨拙、工业味十足的缺点,而掺揉了衬线字体的手写元素。其中最典型的为是Optima字体,字形横竖笔画的粗细并不一致,字里行间散发出优雅、简练的气质。只是卡桑德设计的字体对比度更大,笔画更加的优美,为圣罗兰打造出独特的艺术浪漫特质。这和伊夫·圣罗兰的前卫而古典风格相符合。设计师品牌Versace标志也是采用同样的字体设计风格,不同的是其笔画粗细变化不那么明显。

可以追述到1925年之前的意大利品牌FENDI,直到60年代遇到了德国设计师Karl Lagerfeld1965年,Karl LagerfeldFENDI设计了双F标志。FENDI50年代开始真正发展,聘请Karl Lagerfeld,使用Helvetica作为企业标识和专用字体,在她成为国际知名奢侈品牌的道路上,无疑是举足轻重的一步。

50年代创始的法国品牌GIVENCHY,也是少数使用标准无衬线字体logo的品牌。2003年,品牌聘请著名英国设计师Paul Barnes修改了1952年创立时的经典logo。字母G的垂直笔画向下伸长,字母C的切口变成了垂直向的,字母E的中间水平笔画变短了。总体来说,字母的宽度都略为变宽,而间距则紧缩了。

Paul Barnes70后的设计新星,2007年,他为超级名模Kate Moss设计了logo。此外,他还为冰岛歌手Bjork设计了个人标识,并担任了Harpers Bazaar杂志的字体顾问。

美国在经济和高科技领域称王称霸,但是在奢侈品或者时尚界几乎没有太多的话语权。那些拥有上百年基业的欧洲品牌,都抵上大半个美国历史了。在欧洲人眼里,美国顶多是一个经济上的暴发户。时尚品牌Calvin Klein应该算是一个独苗。起初Calvin Klein的标志采用大小不一的古典衬线字母“c”“k”组成,在设计上可能受Giorgio Armani的风格影响很大。几年前,Calvin Klein终于抛开古典这伪面具投入到现代主义的怀抱,把“c”“k”换成具有现代气息的无衬线Futura字体。带有梦幻特质的Futura——“未来体20年代现代主义大行其道时代的经典代表,由德国的Paul Renner设计的,受当时的俄国构成主义影响,和喻为现代设计摇篮的包豪斯一脉相传。新的标志更彰显了Calvin Klein的极简设计风格。

正如Calvin Klein 自己曾说:我觉得我的设计哲学更趋向现代主义,我会继续专注于美学——倾向于强调一种纯粹简单、轻松优雅的精神。而新推出的桀骜不驯风格的广告也把这种现代设计发挥得淋漓尽致。无衬线字体给时尚品牌形象带来了清新活力之风,如Dolce & GabbanaDiesel等。

很多品牌都喜欢在logo之外另外设计一个标识,如CHANEL的双CFENDI的双FGUCCI的双G。这些图案化了的标识,都取自原有的logo,这似乎也成为了一种普遍做法,为一些低端和山寨品牌所纷纷效仿。然而Louis VuittonlogoLV的标识,一个采用了无衬线字体,另一个则用了衬线字体,非常奇怪。而GUCCI的字体使用了旧式衬线字体,而双G则是无衬线体。又想强调自己的传统,又想变得现代化一点的矛盾心理,造就了这样一种扭捏的现象。


Erik Spiekermann从业设计30周年。

Posted: February 4th, 2010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信息设计, 品牌设计, 展览 活动, 设计历史 | No Comments »

eye_doppel

Image:EYE Magazine

德国著名设计师Erik Spiekermann从1979年创建MetaDesign到退出MetaDesign,2002组建United Designers Network,  2007更名Spiekermannpartners, 到2009重组公司和荷兰设计公司EdenDesign合并成 EdenSpiekeramm已经走过了30年,英国的设计杂志EYE magazine作个一个专辑介绍这段历史。而且还作个一个时间年表。

Bild 4

——

eye_screen


德国商业银行新标志。

Posted: January 18th, 2010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品牌设计, 字体设计, 平面设计 | No Comments »

commerzbank_logo3

 

其实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德国商业银行的新标志已经于去年的10月份就公布了,大马的blog上也写过一篇关于这个新标志的文章。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1870年成立,德国三大银行之一,2008年底资产总额约为6250亿欧元。总部现时设在法兰克福,为德国股票指数DAX的成分公司之一。该银行是全德国第二大银行,仅次于德意志银行。而德累斯顿银行股份公司(Dresdner Bank AG,简称「德累斯顿银行」)是德国的与德意志银行、德国商业银行并列的三大银行之一,世界500强之一。 1995年并购克莱沃特-本森(Kleinwort Benson),2001年并购Wasserstein Perella & Co.,组建成其投资银行部门:德累斯顿-克莱沃特(Dresdner Kleinwort)。 2002年被安联公司购并,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200891日德国商业银行以98亿欧元(1123.2亿港元)144亿美元收购德累斯顿银行将分2阶段收购。首先,会以发行新股及现金收购60.2%的德累斯顿银行股份,然后到了2009年才会收购尚未持有的股权。期间传出有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收购这个银行的传闻,但是金融危机之后,就没有下文了。只是这次的金融危机中作为德累斯顿银行原先的老东家安联公司遭到重创,而作为德国商业银行和德累斯顿银行也受到很很大的损失,使得他们加速了两银行之间的合并。

 

Logos_Zeitwandel_neu_512x175

___

commerzbank_Logo_2009

 

合并之后的新德国商业银行想通过一个新的形象试图从这次的金融危机阴影中走出,在2008年的时候,德国商业银行已经更换过一次识别视觉系统。只要的调整的部分为字体识别部分,减弱字体笔画的对比,使得更加现代化。而这次的全新视觉识别系统则融合和德国商业银行和德累斯顿银行的各自的视觉识别元素,而这次操刀的是德国的设计界巨头-METADESIGN,他们并没有采用抛弃这个两家银行的原先识别元素而从新设计一个新的标志做法,因为银行业不同于其他的行业,可靠,忠诚,信心等对于他们的客户来说更为重要,所以一种原先识别元素的识别和传承是十分重要的。而这次的新视觉识别系统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是采用一款新的的无衬字体,而这款字体是荷兰著名的字体设计师Lucas de Groot,他也是德国大众汽车等标准字体的主要设计师。

 

commerzbank_az

 

德国商业银行新标志在色彩上仍然保留了原先德国商业银行金黄色的识别标准色,而这个色彩本身在银行业较少被使用,可以达到最大的识别性和独特性,而这次变化最大的就是采用了德累斯顿银行原先标示的六边型的图形,只是色彩更变为金黄色,当然这个图形也更加现代化了,采用现在比较流行的立体效果,原先独立的三个比较现在变成为一个不断循环的六边型的图形,象征源源不息。虽然这个标志去年就已经完成新的视觉识别系统的重新设计,但是银行的门面更新还远没有那么快,到目前为止,比如在柏林的大部分的德国商业银行还没有更新,因为在德国如此达规模的进行更新是需要非常的庞大的费用,而金融危机刚过,他们还的需要时间喘气。但是在网站上就很早就更新了他们的新标志系统。


德国联邦议院新形象设计

Posted: December 28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品牌设计, 平面设计 | 2 Comments »

Bild 4

德国联邦议院新标志和字体组合

 

前段时间收到德国设计师andreas uebele关于他们为德国联邦议院的形象设计项目的文件资料,这是他们在今年参加德国联邦议院的形象设计比赛中获得第一名而运作的项目,关于这个项目说来话巧,10月份参加北京设计大会的时候,由央美的杜钦做东,一行还有清华美院的顾欣,复旦大学的陈嵘几位朋友一起去位于德国驻中国大使馆附近的一家云南饭馆美食一顿,回来的时候经过大使馆,几位还就在德国联邦政府和德国联邦议院的那两只形态不同的鹰做一番讨论。而翌日去德国著名设计公司metadesign中国办事处访问的时候,就这事重提,经德国设计师一番详细解释之后才更加明白(德国联邦政府的形象设计就是由meta设计公司设计的)。

 

berlinbundestagplenarsa

德国联邦议院国会大厦会议大厅/图片方宏章

 

而今日又看到uebele设计公司设计的德国联邦议院新形象设计更加的巧合,德国联邦议院一直以来都缺乏一个统一的视觉形象。德国联邦议院在二战之后重新成立,作为德国最高权力机构,它重新采用了德国的象征图形,在欧洲很多国家,地区,联邦州都会采用动物图腾作为权利的象征,其中最多的为狮子,不管是肥的,瘦的,有毛的,没有毛,可以说形态万千。德国也不例外。德国联邦政府是采用一只比较消瘦的鹰为视觉形象,而德国联邦议院则采用身形肥大,德国人都俗称为大肥鹰为视觉形象,这个其实就是挂在德国联邦议院国会大厦里的那只有点立体的威风凛凛的金属雕塑,这个雕塑为科隆著名的雕塑艺术家Ludwig Gies1953年设计的。(之前悬挂在波恩德国联邦议院)

 

Bild 9

德国联邦议院新形象系统

 

虽然德国联邦议院在二战之后就重新采用了作为权利的象征,但是在公共视觉方面都没有一个统一的视觉表达,而且只大肥鹰也存在着视觉化的缺陷,最明显的就是这只鹰细节繁杂,尤其在羽毛部分,过多的细节使之很难作为一个标志来使用。而作为政治亲民的一个重要视觉组成部分,一个统一的,具有亲和力的视觉形象尤为重要,而这次uebele设计公司设计并获得的国联邦议院新形象设计最大限度的保留原先金属雕塑的形态和神态,而在细节方面做最大的减法。而大体形态保持一个圆形,这个德国联邦政府的鹰标志非常不一样,德国联邦政府的鹰大体形体呈六边形。


Bild 4

德国联邦政府的标志和字体组合

  • 德国联邦政府(德文:Die Bundesregierung)是德国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
     
  • 德国联邦议院(德文:Der Deutsche Bundestag),即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联邦议会,总部设在柏林。联邦议院与联邦参议院(Bundesrat)共同组成德国国会,德国国会是德国最高权力机构。德国联邦议院是德国政治体系中唯一合法的立宪机构。联邦议院拥有设立欧盟事务委员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国防委员会与情愿委员会及任命军事专员的权利。联邦议院及其委员会有权要求联邦政府任一成员出席其会议。德国联邦议院的现在会议地址是在德国国会大厦,德国国会大厦位于柏林市中心。德国国家统一后,历时十二年的重建计划已经改变了德国首都的面貌。这里一度是欧洲分裂的象征,现在则是大陆东西两侧的效仿聚会之地。在这个历史悠久却又现代化的城市里,玻璃与钢铁掺杂在十九与二十世纪的建筑风格中。

2009法兰克福书展/主宾国-中国的CI设计

Posted: October 23rd,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品牌设计, 展览 活动 | No Comments »

Bild 5

image: Liuyang

 

非常感谢华裔德国设计师刘扬,她也是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主宾国-中国的标志设计和ci主刀设计师,所提供的关于今年主宾国/中国书展的ci设计资料。

       “我设计这次主宾国的标志系统是一个很特别的工作。我从初中开始在海外,共20年,这些年作了很多大型国际活动的设计。但从未有机会为中国的对外形象作形象创意,所以对我个人来说很特别。我希望通过这次设计能够给德国观众介绍一个新颖,透明,丰富的新一代中国。设计规划结束后,后期的一些制作由甲方交给了其它公司执行,所以有些大家在网上看到的一些设计执行,不完全是我们设计的初衷。我们的设计最初是以黑白为主,红色为辅。体现中国文化中的简约,和较高的文化层面。以下附上一些我们的设计图片,并简单介绍一下整体的思路:

         这次标志系统我们选择汉字作为对外的中国文化符号,中国文字从甲骨文始,历经演变、内涵丰富,字体选用宋体,活字印刷术发明后中国书籍普遍采用的印刷体,它沿用至今。

标志中挑选了十多个主导词语,以印刷书籍创意为中心。标志是一套标识系统,它灵动活泼的应用,体现的是无形即有形的中国文化内涵。这样的自由组合不但能带来现代中国的气息,而且给了后期的整体系列设计留了很大的空间和创作的基础。

YLD-Bookcover

YLD-Tasche

YLD-Letterhead

image: Liuyang


2009法兰克福书展/中国主宾国

Posted: October 20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品牌设计, 展览 活动 | No Comments »

12501234043g215

Image: liuyang   

为期6天的2009法兰克福书展13日晚在法兰克福会展中心开幕。中国首次作为书展主宾国派出了庞大展团参展。共有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7300家展商将在展会期间进行图书交流和版权贸易。书展主办方预计今年展会参观者人数将达到30万人。

这次的书展主宾国的标志设计和视觉整体设计是由华裔德国设计师刘扬设计实施的,她为这书展主宾国设计了具有中国特色,当不失现代语言的视觉形象。在展览期间她还被邀请在法兰克福书展期间举办《刘扬海报展》,展出刘扬多件在各国际大赛中获奖海报作品,《东西相遇》,通过简单诙谐的图形语言让人了解中德之间的文化之差异。还有《中国图书3000年历史》新书发布会,图书的设计者也是刘扬,期间刘扬还应邀参加图书设计的论坛。

感谢刘扬提供信息

DEU Buchmes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