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设计,文字排印,平面设计,设计写作和研究

新时代,新字体 / Martin Majoor和FF Scala(上)

Posted: November 7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历史, 字体设计, 文字排印 | 1 Comment »

 

Martin Majoor,荷兰字体设计师,平面设计师,(19601014)在读大学之前就已经接受多年的字体设计和字体排印专业训练,大学期间就曾经设计一套衬线字体,由于不够成熟并没有公开发行,但是期间一直对于衬线和无衬线之间历史和形态的相互关系进行初步研究,这些设计研究对于他今后设计字体都有直接的影响,大学毕业之后开始在荷兰的Océ设计公司从事字体排印和字体设计工作,1987年他在Utrecht»Muziekcentrum Vredenburg«设计工作室谋到了一个平面设计工作,这个设计工作室是荷兰最早使用电脑设计并且率采用电脑印刷输出。

 

Bild 5

FF Scala细体,正常体和斜体

期间他和另一名设计师负责一个大型音乐会的平面设计项目,当时他们采用的是第一代的苹果电脑和排版软件PageMaker 1.0,他们可选的字体极为有限共只有16种,但是没有一种字体可以符合这个项目的要求,因为在这个音乐会的的节目菜单,小册子,以及宣传海报必须承载大量非常不同的信息,比如作曲家,职称,指挥,乐团,时间,地址,日期等,为了能够使这些众多的信息能够被准确被表达和有效传达,因为是古典音乐会所以有时必须需要老式数字,字母连写以及小型大写字母,但是这16款字体没有一款可以胜任。为此Martin Majoor决定设计一款可以满足这类需求,这就是FF Scala衬线字体。当然为这个音乐会量身打造的FF Scala为其增色不少。后来这款字体被米兰的Scala剧院所采用,于是字体采用Scala剧院为名,之后这款字体不断被设计和完善,直至1991FF Scala衬线正式通过FontShop公开发行,这是FontShop成立之后最早发行的字体,2年之后Martin Majoor又设计出了这款字体的无衬线字体家族。

 

Bild 11

Telefont listTelefont text字体


1994Martin Majoor接到一份更加艰巨的任务,他和Jan Kees Schelvis对荷兰KPN皇家电话公司国家电话簿进行再设计,他不但对电话簿的内页重新排版设计,而且更为电话簿量身定做了一款新的无衬线字体,电话簿首先考虑的是公众的可读性,其繁杂的数据必须是清晰,高效和易读等,而且必须考虑到这款字体必须满足在廉价纸张和印刷以及有限空间下仍然保持可读性,因为这样可以节约成本。为此他设计了2个版本的Telefon字体,Telefont List是为满足电话簿的名字和号码查阅文设计的,这要求字符间距比较大,使得字母和字母的区分性很高,因为人们查阅名字或者是电话号码是逐个查的,而不是单词的直接浏览。而»Telefon Text« 则是用于电话簿内部各页信息文本内容,字符间距做相应的调整。这款字体在繁杂的各类数据表现极佳,自1994年以来一直是荷兰国家电话簿的专用字体。

 

 

1996Martin Majoor开始他的第三款字体家族的设计,作为一名图书设计师Martin Majoor一直寻找一款能够真正应用在文学或者是诗歌的字体,虽然FF Scala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成功,但是他对于FF Scala在文学或者是诗歌的使用不满,因为他觉得上升部和下降部太短和文学的优美的气质相差深远,他尝试过延长其上升部和下降部但是很多细节并不符合,所以必须重新设计一款新的字体。第二个原因是由于法国一名艺术评论家-hector obalk想法,1996年的时候他邀请过Martin Majoor在巴黎的蓬皮杜设计中心作过关于设计的讲座,在一次交谈中,hector obalkMartin Majoor提及他想撰写一本杜尚的图书,里面采录了杜尚的通信,演讲,采访等所有文字,他希望能够由一款极为优美的字体用于搭配杜尚的华丽的笔迹。于是他设计了FF Seria“微妙的细节和非常优美的曲线是这款字体的特点,而超常的上升部和下降部以及极具书法特点的斜体和那些优雅的诗歌是如此的般配。凭借这款字体他还捧走两项国际大奖,伦敦的2001国际字体排印大奖»International Typographic Awards 2001«,以及墨西哥“Bukva:raz!”字体设计奖。之后他继续设计出这款字体的无衬线类型。2000年由FontShop公开发行,当然由于太迟发行,用于杜尚的图书字体是由Martin Majoor另外专门为其设计了另一款字体。2004Martin Majoor还陆续设计了FF Nexus字体。

 

Martin Majoor1990年到1996年执教于荷兰的ArnheimBreda艺术学院,而现在他在波兰的华沙美术学院担任字体设计老师,期间他在世界多各地方和设计中心举办字体设计讲座,自1997年以来他一直以一名图书设计师和字体设计师工作于Arnheim和华沙两地。


Metadesign和柏林公共交通系统设计/下

Posted: October 19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文字排印 | No Comments »

交通导视系统

标志标准

标志是由柏林公交公司缩写的三个单词BVG成为标识的中心, 新的标识非常鲜亮、亲切、富有时代感。

图企业标志和字体组合

色彩系统:

柏林公交的色彩系统,为了能够建立一个温馨充满人文关怀的现代企业,Metadesign的设计师为其选择了柠檬黄(RAL1018)作为企业的基准色,黑色是图标和字体的颜色,这种黄色系统具有很好的识别和认识。柏林的冬天是阴冷和灰暗的,黄色的公交系统色彩犹如一盏温馨的灯给人一种温暖。加上柏林公交公司对于站内的灯光和广告的数量进行有效的控制,人们很容易的在站内找到相关的信息。在不破坏车站的整体效果下,色彩系统被发挥到及至,比如地铁机车外部和车厢内部,售票机,信息导视牌等都统一在色彩系统之下。黄色的色彩系统是柏林公交就给人们留下一个强烈的印象。

bvg

 

 

 

 

 

 

 

 

 

 

 

 

图标系统:

由于多条贯通东柏林的西柏林交通公司地铁和轻轨的车站是被封锁的,所以当东西柏林合并使得车站互通时,车站里面的导视系统是极为混乱和不规范化的,由于缺少统一的导视图标使得很多乘客不能很好的找到真确的出口和需要站内乘换的通道。而且柏林作为国际大都市居住了很多的外国人,很多人并不具备德语能力。所以在公共交通设施寻求一种国际化的图形语言极为重要。为此Metadesign根据Transit字体设计出了600多个可以应用各种不同场景的交通指示图标。FF Transit pic 图标系统包含象形图标,指示标志和警示标志。FF Transit广泛收集的象形图,使它成为完美的字体通用的定位系统。它包含了所有的警告符号,信息符号,并不断更新的象形图。

 

bvg2

      交通图标-2
这些交通图标一部分是继承德国设计师Otl Aicher为1972慕尼黑奥运会以及以后为ERCO光学公司设计公共图标识别性下重新设计,这类图标的标准是以黄色作为底色,图标为黑色。柏林公交的图标最直接和有效的图新语言来传达必要的信息。即使没有乘做地铁经验的,或者是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都可以很好的找到目的地,由于FF Transit图标系统具有极好的识别性。现在被大量应用于公共交通运输系统,机场,公司等,比如在德国的其他城市的交通导视系统和杜塞尔多夫机场新导视系统(1996)图

导视系统:

柏林的地铁至今有一百年多的历史,所以很多地铁站现在都是属于文物保护的历史建筑物成为柏林观光的景点之一,170多个地铁站的建筑格局以及站名牌子都有各自的特色而且绝无雷同的,那些各具特色的地铁站也是快速识别站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因为那如何保持这些站点的特色而又使新的导视系统起到最大的信息传播功能作用?MetaDesign并没有去改建那些站内的原先站名标牌,而是把新的导视系统安置于每个地铁站台的中央。为了能够取得最好得识别,柏林公交标准的站点交通导视牌是具有弧度的长方型,材料为搪瓷或者金属,需外部光源照射。中间为所在的地铁或者是有轨电车的站名,字体颜色为黑色,站名的字体磅数足够使乘客在地铁车辆里面,当车辆减较快速度经过站台的时候能够最快和准确的识别站名。

11

     导牌的标准化设计

由于每条地铁都是由不同的色彩来表示,导视牌站名的上方则是一块长条的色彩平面,比如红色表示二号地铁线,在其左边会有表示线路的数字符号U2。识别度非常高,所以人们在乘车或者中间换站的时候可以通过色彩就可以找到正确的线路。导视牌的位置则是通过人信息能识别有效信息的最远距离来放置,所以一般在10多米的距离内会有一个导视牌。这样就可以使乘客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必要信息。交通导视牌而两头为各出口的交通信息,并且带有必要的交通图标,比如是否有残疾人电梯或扶梯等。而站内的交通导视则的材料塑料灯箱,由于柏林公交对于地铁内部的广告牌和灯光有效控制,避免了大量视觉垃圾对于重要信息的干扰,使得交通导视牌可以很好的被乘客识别。


     地铁车站导视系统

交通线路图

如何使众多不同交通系统,比如地铁,轻轨,有轨电车,公交车,水上交通的形象等进行规范化和系统化设计,使之保持各自独立的识别性但又统一于总体形象设计下。为此Metadesign对于不同的交通系统进行色彩系统管理,并且每一种交通系统采用不同字母简写的图标,像公交车,地铁和轻轨德国都有传统的符号,比如地铁是用蓝色正方型带一个大写的“U’来表示,带有“S”绿色圆形的则表示轻轨,红色正方型有“M”字样的则是有轨电车等。而由于地铁非常多,所以参照伦敦地铁的设计由不同的数字和色彩来区分不同的地铁线路。同时新柏林交通系统图也借鉴英国设计师亨利克1933年为伦敦设计的地铁线路系统图。柏林分为三个交通区,由于柏林有贯穿东西和南北走向的地铁以及环线的轻轨组成。由不同亮度的同心灰色来表示,和交织在一起的不同交通线路(包括轻轨 2 )具有很高的识别性。由于设计师们对于字体的细节反复斟酌以及合理的色彩系统,严谨和安排合理的信息系统使得乘客可以很快的在交通图上找到自己的乘坐路线。这无疑是MetaDesign最为自豪的经典作品之一。
图 柏林公交交通系统图

注解:

1:Otl Aicher,德国战后著名的设计师,乌尔姆设计学院的主要创建者。主持设计1972年慕尼黑夏季奥运会视觉系统,
2:柏林的轻轨隶属德国铁路,所以柏林轻轨站台和地铁的设计系统是不同的。

参考资料:
Adrian Frutiger : Eine Typografie. 出版社 Niggli 瑞士 1995.
Fontfont2007 出版社 柏林国际Fontshop 德国 2006
Schriften erkennen/字体识别.作者 Sauthoff Wendt 出版社 H.Schmidt 德国 1996


关于文字的可阅读性

Posted: October 19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文字排印 | No Comments »

一个优秀的字体必须具备十分明显的特征,单个字母的形体必须是不可替换性的,而且字母形体之间要有明显的区分,这种唯一性并不要求其形体最为简单的,但是必须是十分的清楚的,字母的形态是很好被识别的。因为有时字体形体的过于简单,反而会使字体之间的区别不是很大,在阅读的时候不容易区分和识别。
    每个字母之间必须有一定合理空间,如果字母之间的距离过于狭小,就像两个挨着很近的鸡蛋随时有可能相碰撞的危险,如果字母间距过大,那字母就会失去张力和紧张感,使得文字阅读变得乏味。所以字母之间的距离应该合适,使得在很紧凑的句子和印刷很差的情况下,不会和其他的字母混淆在一起而影响阅读性。
    一个优秀的字体,不管是衬线字体或者是无衬线,在字母排列成文章的时候都会形成统一的灰度,即字母的笔画和笔画之间的空间形成一定的灰度。就是我们常说得是黑白分布得当,所有的字母一样,重要的不是设计黑的部分,而是设计白的部分:即字母旁边和中间的空间。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字体中的I和小写L或者i之间距离应该大些,因为两个竖线所形成的空间是最小的,I和C之间的最短距离则应小些,以使得I和L之间的空间面积和I和C之间的面积大致相合。V,W,Y和其他的字母相匹配的时候的距离应该缩的最小,因为这些字母的倾斜笔画所形成的空间比较大,象Y和a在一起的时候,有可能为负的数值。调整字距以求分布匀称,视觉上和谐,以达到一种视觉的节奏感和平衡感。西文字体设计师对字距关系的斟酌时间可能占整体字体设计内容的1/3左右。这种要求是不允许有个别字母由于笔画的粗细和空间的差别过大而特别的突兀,从而造成视觉上的不协调和冲突,从而影响阅读的流利性。
    衬线体要比无衬线体在多文字的文章中更具阅读性,在无衬线字体中两个相近拥有竖线的笔画所形成的空间容易引起视觉向下移动。大多数欧文字母的笔画是垂直于基准线,衬线会在基准线上形成水平型的笔画,这些衬线笔画可以使得这些字母在基准线上的笔画在视觉上会形成一定的水平导视,可以引导视觉朝着水平方向移动,使得阅读文字的速度加快,有研究机构测试表明,一般来说在同等印刷条件下衬线体在的阅读速度要比无衬线体快五份之一左右,而且因为要考虑衬线笔画的位置,一般来说,衬线字体字母之间的距离要比无衬线字体大,使得被识别性系数提高,这就是为什么在大量文字的新闻报纸,杂志上基本上使用衬线字体。
    衬线体字母的上端部位的衬线,使得字体本身的特征更加的突出,即使有时字体上部分或者是下部分被挡住,仍然可以被识别。这样就也可以避免一些字体组合的时候由于字体磅数过于小,或者是字体字距被压缩而导致的混淆于一起,比如我们经常可以看到ri和n,rn和m的混淆,而衬线笔画的增加可以有效的避免这种危险。现在很多字体设计都糅合这两种字体的优点进行设计,比如德国铁路新的标准字体。
    当然可阅读性还取决于其他的重要因素,比如字体的磅数,单词之间的距离,句子的形式,句子的长度,句子之间的距离,段落之间的关系,还涉及到印刷的质量,字体的色彩,纸张的质量和色彩等众多的其他因素。

————————

文字参考;

lesetypographie/hans peter willberg,friedrich forssmann/1997/verlag hermann   schmidt.

Spiekermann ueberschrift/erik spiekermann/2004/verlag hermann schmidt.


另一个版本的《Tages-Anzeiger》设计

Posted: October 17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文字排印 | 1 Comment »

报纸设计

typeisbeautiful看到一篇关于由基于苏黎世和东京的 iAInformationArchitects)操刀的瑞士苏黎世出版的全国性德语报纸《Tages-Anzeiger》的设计稿的文章,突然发现自己手头还有另一个版本的《Tages-Anzeiger》的设计提案,设计师是我们柏林艺术大学信息设计工作师的客座助教Brian O’Connor,他是在柏林工作的美国设计师,现在担任柏林《Die Welt》(世界报)的创意总监,以及旗下《周末副刊》和网站等的创意总监,之前他担任《Handelsblatts(商报)的艺术总监。这个提案是2009上半年为《Tages-Anzeiger》参加投标而设计的。

Brian这个提案和iAInformationArchitects)的提案,以及Tom Menzi 中标的设计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区别,iA的提案和Tom Menzi设计最终中标的新设计来看,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其带有典型的瑞士风格的存在。虽然Rex Chen也提到iA在提案中一些在报纸设计方面的创新,但是都表现的德国以及瑞士质报的几本要素。

Brian的这个提案则带有明显的美国风格,一方面他本身就是美国人,在来德国工作之前,他在美国做过多年的编辑设计,深受美国风格的影响。比如报纸的第一页,这为传统报纸最为重视的一页,在报头和重点文章之间添加一个图文标题,这样可以使读者对于当天最主要的内容一目了然,这一点可以从卫报上看到这影响。以及他采用的字体为Popular, Whitman und Freight,都是现代美国字体,相比瑞士和德国字体来说美国字体显的更为活泼以及张扬,在标题方面采用Whitman,而正文为Freight字体,这几款美国字体使得这个报纸设计稿更具美国风格。但是我对于这几款字体保留一点的意见,比如Freight,虽然在文字排印和可读性方面有着优良的表现,但是并不适合德文的独特性,而且这是典型的美国字体,在字符中缺乏德国特有的字母,比如ß等,只能用ss来代替。(当然可以代替一些字符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