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设计,文字排印,平面设计,设计写作和研究

Helvetica. A New Typography?

Posted: January 26th, 2010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历史, 展览 活动, 平面设计, 文字排印 | No Comments »

Bild 1

imagedhub-bcn.

 

虽然2007年世界各地都由不同则重点的介绍Helvetica,或者是举办Helvetica的展览,但是对于Helvetica研究在很多地方热情依旧不减,“Helvetica. A New Typography?” 这是位于巴赛罗那的Disseny Hub Barcelona组织举办的一个关于Helvetica的一个展览,除了播放Helvetica纪录片之外,这个展览收集了大量的由Helvetica排印或者是关于Helvetica的平面设计资料,包括图书,海报,企业形象设计等。

Bild 2

imagedhub-bcn.


“辞海细体”

Posted: December 14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历史, 字体设计, 文字排印 | 1 Comment »

 

Bild 8

 

1962余秉楠从莱比锡图形与书籍艺术学院毕业之后归国之后,就加入上海印刷技术研究院,当时国内正开始印刷字体简体的改革,1959年,文化部副部长胡愈之来上海召集座谈会,强调要提高图书报刊印制质量,首先必须革新印刷字体,并要求上海带头进行。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借助上海丰富的出版、印刷资源,依靠书法、美术、刻字人才集中的优势,吸取历代字体书写技艺精华,针对当时重点图书内容需求,按照《汉字简化方案》、《简化字总表》和《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规定,于1960年率先开启了新时代汉字印刷字体的传承书写工作。而他们的第一套字体就是为新中国成立后首次修订的新版《辞海》印制而设计的。而这款字体就说我们熟悉的宋一黑一,在这个印刷研究院年青的余秉楠不但参与了宋一黑一的一些设计工作,而最主要的是他1963年为《辞海》专门设计了一款拉丁文的外文字体,称为辞海细体

 

Bild 10

 

这款辞海细体应该糅合了巴洛克衬线体风格和经典衬线体的各自有点,而大致形态流露出经典衬线体的雍容,大气,但是适度的削弱了笔画的粗细对比,而且在字形中加入了手写的痕迹,特别是具有弧度的衬脚,巴洛克衬线体风格的特点,而且这款字体比较明显区别与传统的拉丁文字体,除了以上两种风格的糅合之外,还有一个很明显特征,就是小写字母a, c, f, r等的ball terminal(这里翻译为球形结尾)并没有拥有传统的类似于水滴性的形状,而是吸收了大写S的起笔特点,这可能是为了和宋一字体中文里面的三角形饰角一个相呼应。而且这款辞海细体字形笔画非常的纤细,当时这款字体是为《辞海》这样需要大量信息阅览而设计的,具有良好的阅读性和识别性是至关重要的, 而且可以和宋一的低灰度形成一个呼应。而且考虑当时为铅印活字印刷,必须考虑到油墨的扩散和在普通纸张依然能具有良好的阅读性。

 

Bild 11

 

而且因为专门为大型字典而设计的外文字体,所以余秉楠为这套字体设计极为齐全的字符,包括拼音,法文,德文,俄文,希腊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并且还有众多的化学和数学符号的设计,而且和宋一的搭配应该可以说是非常合适的,比起现在的方正宋一的外文字体好很多,可以说这是一款非常具有时代意义的字体,可以说这应该新中国以来第一款真正的外文字体。可惜这款字体随着《辞海》出版任务的结束,而消失在我们的历史长河中,我们的所谓的平面设计史也没有给他一个合适的地位。

 

Bild 12

1979年版的《辞海》中辞海细体的表现

 

  • 图片来源:余璐编著的《余秉楠》48p – 53p
     
  • 新版《辞海》:19579月,毛泽东在上海决定对老《辞海》进行修订。1958年,中华书局辞海编辑所成立,之后组织了约5000名专家参与编写工作。1961年至1962年初出版了《辞海》试行本;1965年完成了未定稿本;文革期间修订工作被迫停止,文革后继续进行修订;到1979年正式完成了第一次重大修订。

 

 


试论报刊正文排印的字艺与字德 | 朱志伟

Posted: November 30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设计, 平面设计, 文字排印 | 2 Comments »

zzw09

这是难的看到关于汉字设计的好文章,朱志伟先生作为方正电子字模部的字体开发总监,在这次参加世界设计大会期间的方正字体设计大赛中聆听过他的精彩演讲,虽然专题讲座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可以看到他对于汉字,乃至汉字的文化背景非常的关注和深厚的研究,而且可以看出他是一名非常有想法和研究心态的设计师,毕竟在中文字体这个一个国内十分冷僻的行业中,能坚守这么多年,实为不易,而且这几年呈现出爆发的一种创作状态。这个可以在看近几年他的代表作品博雅宋,雅宋,风雅宋的设计可以看处,在看完廖洁莲女士写的〈一字一生〉中对于他的汉字设计历史有说了解,今日又看到以他的观点撰写的这篇关于博雅宋的设计理念和目的的精彩文章,忍不住要和大家分享。文章转载于方正字库

zzw11

Image:foundertype, 报送和博雅宋之间的比较

近年来,我国报刊业的出版排印技术在制版、印刷、用纸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发展,相比之下,报刊的正文印刷字体却变化不大。目前多数报纸正文排印使用的报宋,其基本字型还是上世纪60年代初根据当时的铅字印刷技术设计的,其后在90年代中期,国内的印刷字艺专家又对原有字体做了改进并一直沿用至今。作为我国大陆报刊排印的当家字体,老报宋的贡献是有目共读的。但是,在报刊排印技术已然更新换代的今天,传统的报宋在字艺设计方面也仍然存在着优化和完善的空间,需要新的创意和成果。 

为此,我们依循着以读者为本,为阅读服务的字艺设计宗旨,在2004年开发研制了新一代报刊正文字体博雅宋,以求能使广大报刊读者获得更加悦目的视觉效果和阅读体验。博雅宋问世以来,已被《吉林日报》、《哈尔滨日报》、《每日经济新闻》、《兰州晨报》、《北京日报》、《北京晚报》、《上海证券报》、《华商报》、《北京青年报》等100多家报社所采用,将其用作报纸正文排印的换代字体,并得到了这些报纸读者的认可和肯定。

本文结合博雅宋的设计,谈谈报刊正文排印的字艺与字德问题,以求教于报界同仁。

 

一、报刊正文字体设计的适读三要素

阅读报纸的方式大多是浏览,而且是在不同的环境中,可能是身处公交车上,可能是等候于车站中,也可能是静坐于咖啡厅内。因此,设计报纸正文字体首先要考虑方便读者阅读,为读者提供快速浏览的功能。博雅宋采用了字型扁方,结构宽博,笔画粗细合理的设计,使之在有限的空间里尽可能增强视觉诉求力,使读者可以轻松地阅读报纸

字型扁方

字型扁方是根据人的视觉生理特点和阅读习惯而设计的。人眼视线流动的顺序,会受到心理和生理的影响。由于人眼的形状是水平椭圆的,所以眼水平运动比垂直运动要快,在习惯心理上,人们的阅读是自左而右、自上而下;先注意水平方向的物象,然后注意垂直方向的物象。中文阅读是从左向右横向浏览,与人的视觉生理特点相吻合

字型扁方,给人一种平稳宁静的感觉。稍扁的字型,自然加大了行距,增强了文字版块的秩序感,使整个版面更加整齐流畅,这种效果会使版面脉络清晰,似乎有一条线贯穿在字里行间,引导人们的视线流动。现在不少书刊杂志为追求版面的视觉效果用排版软件将字体压扁使用,但很难得到整齐流畅的整体效果。字与字之间气息不断、行气贯通流畅的效果是变不出来的,而只能由原始字型的结构、重心及笔画粗细的完美统一来体现。

2.结构宽博

依据视错觉的理论,博雅宋采用中宫放松的设计原理,在有限空间里加大了字面,增强了字体的视觉诉求力。人的视觉在一个界定的范围内,其注意力价值不是均衡的,而是有差异的。一般情况下,视觉注意力上部要比下部强,左侧要比右侧大,中间比周围的边缘强,不同视域,注意力价值不同。按照这个原理,传统报宋的设计方案是:上紧下松;左轻右重;内紧外松等。但是,这种方法不完全适合报刊正文字,因为它忽视了视错觉的生理现象。中国书法理论从来就有大字和小字写法不一样的论述。字大容易松散,字小容易拘束。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先人的这一见解恰好与大小对比视错觉的理论相吻合。

更详细阅读请看方正字库网站

 

 


新时代,新字体 / Martin Majoor和FF Scala(下)

Posted: November 7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字体历史, 字体设计, 文字排印 | No Comments »

Bild-72

FF Scala无衬线


特征

FF Scala是一款拥有衬线和无衬线字体的大家族字体,它非常完美和有效的结合了衬线和无衬线字体,作为Fontfont最早发行的字体,其在90年代非常有影响的字体家族。当然FF Scala这种拥有衬线和无衬线的大家族字体具有革新创意的设计也不是首创,其实早在30年代就有很多字体设计师在尝试着如何把衬线和无衬线各自优点结合起来,最早尝试的是荷兰设计师Jan van Krimpen,他同样采用了同样的基础型和相同的字体骨架,设计出了4款型号,但是这款字体仍然处于试验阶段,因此没有被公开发行。我们不能不提的是另一位设计师,英国现代设计鼻祖Eric Grill,他在1928年设计了他的代表作Grill,这款极具人文主义构造的字体启发了很多无衬线字体的设计。2年之后他设计出了Joanna衬线体,我们可以发现这2款完美和和谐的造型的字体内部构造和神态有着非常多的相识性,但是Eric Gril并没有把他们当作同一家族进行公开发行,而是当作独立的设计,有着独立的名称,否则Eric Gril第一个设计无衬线和衬线系列的设计师。


Bild 12 

无衬线字体的伪斜体和真正斜体

 

FF Scala衬线字体在造型形式上以及字形的比例方面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著名的衬线字体Bembo以及18世纪中期法国字体排版设计师Pierre Simon Fournier理论的影响,特别是衬线字体的正体,我们在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到这些影响,比如比较强调扁头笔的起笔和收笔特点,而且笔画比较硬朗而且,其手写特征明显,让人感觉。其字形骨力遒健,笔意瘦挺,透出清健出谷的气韵,所以我们可以称这款字体为西体的柳体。虽然这款字体笔画硬朗而尖锐,但是由于融入人文字体字形,线条简洁而不累赘,所以给人有一种优雅和现代之感,所以FF Scala也被成为新时代的字体。由于FF Scala采用了Bembo的比例,所以x-heightx-高度)比较小,所以这款字体非常适合于比如现代小说或者是文学之类的图书设计。

 

FF Scala衬线字体通过加粗了笔画转折的最细部而削弱了字母笔画之间的对比度,这可以解决因为印刷或者是纸张质量过差,而导致过于纤细的笔画无法显示而影响阅览。所以这款字体也被使用在报纸设计上。在字形上吸收了埃及体的强化衬线的做法,强调和锐化了字母的衬线部位,特别是靠近基准线的衬线笔画,其衬线笔画粗细一致,而且平行于衬线其转角成直角,这特征在大型小写字母中表现的尤为明显,这样衬线会在基准线上形成水平型的笔画,这些衬线笔画可以使得这些字母在基准线上的笔画在视觉上会形成一定的水平导视,可以引导视觉朝着水平方向移动,促使使得阅读文字的速度加快。加上这款字体的很多字母开口十分大,比如a,c 等,以及字符的内空间十分大,可以确保这款字体在非常小的磅数之下或者是较差的印刷仍然可以获得理想的可读性。

 

Bild 13

FF Scala字体在项目中的应用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对于“汉字编排的问题”的评论的评论

Posted: November 7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平面设计, 文字排印 | 6 Comments »

这篇文章转载于杜钦的博客,其实这篇文章很早以前就拜读过,现在放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红色是杜钦对这篇文章的序和评论,而蓝色文字为AlexA.Z.)是评论。最近读了这么一篇文章,比较详细的阐述了字体编排中的一些要点,并提出一些非常妙的理论。字体编排方 面的知识、专著在国内基本上是一篇空白,所以有这么一篇不长不短的类似于教程的讨论字体编排的文字出现颇让人感到意外,但看看这些通过实践得来的经 验、方法的抽象、总结,的确很有道理。这篇文章署名根据地,印象中似乎看到过这个人的设计和文章,感觉是国内少有的兼具设计水平和理论素养的青年(?)平 面设计师,也有较强的表达意愿。这篇文章因由实践而来,生动具体,内容翔实。希望经过进一步的实践和系统化,作者能够把自己的亲身实践条分缕析,总结整理 出一整套东西,让更多的设计师受益。在阅读此文时,有很多不吐不快之处,兹罗列评论(感想)若干于各段文字后。原作者需要一本书来写的内容,只写成了一片文章,正说明了汉字编排研究的薄弱,或是作者意欲抛砖引玉。 

 

汉字编排的问题 | 作者:张行; 来源:OADB网站

先要说一说汉字与拉丁字母的区别,字母是一种纯粹发音符号,每个字母本身并没有意义,单词的意义来自于这些字母之间的 横向串式组合,而汉字的组字方式是以象形为原始基础,也就是每个字都具有特别的意义,一个简单的字可能在远古时代就代表了一个复杂的生活场景,因而它也是 世界上最形象的文字。两者之间的阅读方式和解读方式都有本质的不同,因此,汉字的编排不能照搬英文的编排方式,它们两者之间在编排上有一些客观的区别。

首先就是同样字号的实际大小不同,英文因为都是字母,字母的构成结构非常简单,一般在印刷上3号大小的英文都能清晰可 辨,而汉字因为结构的复杂,在印刷上5号字已经接近辨认极限了,因而在设计时汉字因为要考虑可阅读性,在设计中就不如英文的字号大小灵活多变。还有英文字 母线条比较流畅,因为弧线多,所以画面容易产生动感,这一点上比汉字生动多变。 (西文字体相对更具几何的特性,在方形主宰的平面设计媒体中,几何性的简洁明快的字体有的时候比信息量大、形象但结构复杂的汉字更有组合造型、编排上的优势)我认为汉字编排不容易产生动感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对楷体和宋体来说,一个汉字就是一个天地,整个结构是闭合的,笔划张力的总和趋于零。

第二就是英文编排容易成,因为英文每个单词都有相当的横向长度,有时一个单词就相当于中文一句话的长度,单词之 间是以空格作为区分,所以英文在排版时,哪怕是一句话,也大多作为来考虑编排;而这点中文就完全不同,中文的每个字占的字符空间一样,非常规整,一 句话的长度在一般情况下是不能拆成来处理,所以中文在排版的自由性和灵活性上比不上英文,各种限制严格得多。虽然现代设计中有大量的对汉字进行解构 的实验作品和商业作品,但总体来说,还是不能大量推广,毕竟,这种实验牺牲的就是人们习惯的汉字阅读的方便性。汉字的整体编排容易成句、成行,视觉效果更 接近一个个规则的几何点和条块,而英文的整体编排容易成段、成篇,视觉效果比较自由活泼,有更强的不连续的线条感,容易产生节奏和韵律感。总体来说汉字编排的美和西文编排所产生的美的原因和类型是不同的,只要你打开一本印刷精良的汉字古书就可以发现了。如今后者是强势文化,汉字去适应后者的美是有局限性的。

 

第三就是英文的篇幅普遍比相同意义的汉字的篇幅要多,在设计时,英文本身更容易成为一个设计主体,而且因为英文单词的 字母数量不一样,在编排时,对齐左边那么右边都会产生自然的不规则的错落,这在汉字编排时不太可能出现的,汉字编排每个段是一个完整的,很难产生这 种错落感。 (应该说西文的整体编排由于其篇幅较长而具有更多的可能性,西文编排时自然产生的错落并不是西方设计师所期望的,他们在细排文字justification上花大量的时间来调整字距、词距、行距、段前距、段后距等,使得段落更趋向于几何形态)

第四,汉字的编排规则比英文严格复杂得多,比如段前空两字,标点不能落在行首、标点占用一个完整字符空间,竖排时必须 从右向左,横排时从左向右等等,这些规则也给汉字编排提高了难度。而英文段落在编排时只能横排,只能从左向右,段前不需空格,符号只占半个字符空间,这给 英文编排提供了更大更灵活的空间。这些区别在设计时都需要特别注意,不要照搬英文的排版模式来编排汉字,处理不好就会不伦不类! (汉 字段前不空字似乎也是可行的了,汉字汉语本身已经被西化了多少年了,横排本身就是西化的结果,那段前的两个空格省下也无伤大雅了,还可以让段落更整齐划 一,何乐不为呢。事实上,很多时候首行缩进更多带来视觉上的不和谐,反而不如不要缩进的好。当然这是细枝末节,大体上还是要遵循现有的规则)段前空两字, 标点占用一个完整字符空间这两项本来就是政令干预艺术的无知行为,我更倾向于段前空的字数根据行的长度来定,短则少空,长则多空。标点在古代作为句读本来是不占字数的,为什么要让这结构形态与汉字有天壤之别的标点占一个字的空位是我一直忧虑的问题。

那么对于汉字,究竟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原则和原理来进行编排才能使字、句、段、篇看起来美观清晰呢?本人在实践中,有一些经验可以拿出来与大家商讨,我在进行汉字编排时一般遵循的流程是:理解——分类——粗排——精确细排——校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细节是魔鬼 | 袁由敏

Posted: November 7th, 2009 | Author: fhzdesign | Filed under: 平面设计, 文字排印 | 3 Comments »

这是中国美术学院的袁由敏老师于200511月发表在《新平面》杂志的一篇精彩设计评论

/转载于袁由敏空间

 

引言 

前段时间,有幸听了日本大恒海报博物馆馆长松浦·昇的题为《战后一百张海报》的演讲,其中的两个观点让人回味不绝:一、作为汉字文化圈的平面设计师应该不遗余力地通过平面设计手段改变汉字文化圈的平面设计现状乃至于推动汉字文化的发展;二、平面设计作品中的元素直接关系到设计作品的画面气质和精神面貌,平面设计师应该更多地关注平面设计画面的自身的元素。”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开始忽略了对画面元素的追求,习惯只谈创意。很多人在不断宣言,创意才是发展的硬道理。在他们眼中,创意意味着想法,想法意味着一切,没有创意,设计无异于行尸走肉,行而上。于是很多学生将创意奉为圣旨,天真地认为创意等于设计,拥有奇思妙想便是掌握了未来。个人从教十多年遇见过很多热衷创意的学生,他们谈起创意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一旦他们将IDEA落实到具体的平面上时,形态的组织;字体的选择,视觉流程的安排,他们的IDEA马上贬值,缩水。粗制滥造、画面品质低劣是眼下平面设计作品的通病。 

细节是魔鬼。密斯..德罗 ①在被要求用一句最概括的话来描述他的成功的原因时,他只说了五个字:细节是魔鬼Devils are in the details)。他反复强调的是,不管你的建筑方案如何恢弘大气,如果对细节的把握不到位,就不能称之为一件好作品。细节的准确、生动可以成就一件伟大的作品。细节的疏忽,会毁坏一个宏伟的规划。些问题和规律,抛砖引玉,希望专家学者指正。 

这里所说的细节,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体现在和平面设计相关的诸多专业基础,(包括字体、版面、图形,概念,工艺等);二、体现在构成画面的元素上的细节(形态、关系、色彩等)。在平面设计中把握细节,应该从以下几点着手:做小事的必要性/敢于追求细节是自信的表现/细节无处不在/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细节服从整体 

 

做小事的必要性/小事意味着什么? 

 

老子曾说:天下难事,必做于易;天下大事,必做于细。就整个平面设计行业来说,众人皆云入行门槛低,只要学会Photoshopllustrator等电脑软件就摇身一变成为专业人士,而平面设计师所必须的字体,版面,图形能力一概不提。那些不愿做、也不屑做小事的人出发点就是创意,以创意代替一切,以创意覆盖整个平面,无疑,这是错误和可悲的。常言道:十年磨一剑。平面设计和其它很多行业一样,需要花费相当的时间和精力在基本功的锤炼上,通常,大学基础教育中的一年半载往往是蜻蜓点水,热身运动,往往对一门课程开始有了感悟时也就是课程结束的时候。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己,做学问光有课堂之上的零星时间是不够的,一个真正热爱并打算以平面设计为职业生涯的人往往要数倍于别人的时间投入才能对设计基础有一定的认识和了解,完成从无法到有法的初级阶段。学习平面设计不是炒股、六合彩,有个创意便悄然成为成功人士快餐文化,大跃进思想在基础教学和实践中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成也细节,败也细节,提倡着重细节,把小事做好。对于学平面设计的学生而言,首先,小事就是基本功;小事就是认真对待每一个字体、每一个符号、每一个形态、乃至于每一块空白的取舍;小事就是一砖一瓦的堆砌,积少成多、集腋成裘。只有具备了这样的做小事的基本功,有了创意的时候才能准确把握,轻松搞定。今天的设计师已经少了传统工匠那种祖传师承的学习方式,更缺乏全神贯注,全力以赴的从业态度,自然没有了传统艺人的深厚功底、娴熟技艺,面对新的外界诱惑、新的环境,我们在眼界开阔、视野活跃、新的生产工具功能强大的同时也失去了认真对待每一细节的耐心和品位设计过程的快感。冒进和浮躁自然成了很多设计师的职业病,这一点在学生身上反应为先天性 

 

从小事做起,学会从小事做起,并且充分认识到这些小事的重要性是能否做好平面设计的直接因素。那些妄想着凭借一两张海报发家致富的投机心态是学习的大敌。做不好一份文字简介,一个路牌标识,又谈何海报?强化专业基础针对眼下的平面设计专业学生的现状是老生常谈,也是一剂苦口良药。日本做为中国的近邻,在当今的世界平面设计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日本文化受中国文化影响深远,与中国泱泱大国相比的是,资源贫乏的日本一直深谙精耕细作之道,这样的劳作习惯在平面设计上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对细节的一丝不苟的态度和严谨的作风让他们的作品无论是设计本身还是印刷工艺都呈现出较高水准,与日本相比中国自古就以地大物博自居,文化上更热衷于抒情写意的中国文人不拘小节的创作作风自然将这个习惯承传到现代设计师身上,文化优势到这里体现为劣根性,现代工业本身就起步晚的中国和日本的差距我们想不承认也很难说出口。 

 

小事意味着斤斤计较,意味着精打细算,意味着关注细节。 

 

华裔建筑师贝聿铭②认为自己设计最失败的一件作品是北京香山宾馆。实际上,贝聿铭对宾馆里里外外每条水流的线路流向、水流大小、弯曲程度都有精确的规划,对每块石头的重量、体积的选择以及什么样的石头叠放在何处最合适等等都有周详的安排,对宾馆中不同类型的鲜花摆放位置、数量,随季节、天气变化需要调整不同颜色的鲜花等等都有明确的说明,可谓匠心独具。但是工人们在建筑施工的时候对这些细节毫不在乎,根本没有意识到正是这些细节方能体现出伟大建筑师的独到之处,随意创新改变水流的线路和大小,搬运石头时不分轻重,在磕磕绊绊中调整了石头的重量甚至形状,石头的摆放位置也是随随便便。看到自己的精心设计被无端演化成这个样子,贝聿铭痛心疾首。” 

从名人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细节的重要,也可以看出大师们之所以取得成功,关键在于他们不放弃细节的态度。反之,那些不关注细节的态度,自然成了成功的绊脚石。 

 

敢于追求细节是自信的表现/细节能带来什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